阿輝(十二?)

我跟阿輝在路邊呆滯了很久,不知道是否要繼續走回家,或是轉身跑回土地公廟,躲起來,不要去面對。

剛剛好不容易慢慢累積起來的那一絲絲勇氣與期待,在看到雙方父母會合之後,我們躊躇了。本來以為已經遠走的恐懼,又重新回到我們的身上,連肩膀都頹傾了。

我跟阿輝對看了一眼,從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慌張,我們該怎麼辦?但是我們還是緊緊的牽著手,雖然步伐非常的緩慢,還是一步一步地走向我家的大門。

整棟房子好像燒起來一般,明亮到刺人,我不太敢繼續往前走。怎覺得這樣燈火通明的屋子,好像是那搖曳著火舌的蠟燭,而我跟阿輝就是那即將撲火的兩隻蛾,必死無疑,卻又只能前進。

我們緊握著彼此的手,腳步一致地踏入家門,不管到哪裡,不論遇到什麼樣的問題,我們都要一起去面對。我們對看了一眼,從彼此的臉上眼神中都看到了無比的信任。

水來火去,我們都一起。阿輝的眼神中,透露出這樣的決心。

我點了一下頭,回應阿輝的意念。然後挺起我的胸,昂首走入客廳,迎接即將而來的所有責難與煎熬。



「唉呀~你們終於回來了,半夜跑出去這麼久是怎樣,外面是不會冷喔!害我們幾個老人家等你們等到快快睡著了。」

「嘿咩~去了一兩個小時,該不會是剛恩愛完吧!嘖嘖,阿輝的爸你看你兒子啦!怎麼跟你一樣糟糕。都不知道我們小恩是不是被他欺負的太厲害。」

「呵呵,親家公啊,我們等這聲親家不知道等多久了。」

「這兩個小兔崽子也真厲害,從他們高中到現在都四五年了,才被我們抓到馬腳。真是有夠小心的!」

「對啊!對啊!你看他們兩個眼睛都腫成那樣,剛剛一定是跑去土地公廟那邊哭。他們倆個一定嚇得要死!」

「哈哈,一定是這樣!嚇一嚇他們也好,不然他們害我們等這天等得這麼久,不好好修理一下他們,怎麼說的過去勒!」

「好啦好啦!不要在嚇他們了,快跟他們說吧!」

「對啦!來算看看看現在我們聘金喜餅那些要怎麼算,看要辦幾桌才夠啊。」

「不過他們誰是新娘?誰當新郎啊?」

「看也知道,我家小恩是新娘,阿輝是新郎啊!」

「不是啦,他們倆個都是查甫,都是新郎啦!」

「那這樣不就沒有人可以穿白紗了?也不能拋捧花了耶!不好玩啦!」

「那…那…那讓他們輪流好了,一人一次?」

「這樣好,我想看阮輝啊穿白紗,一定很好笑。哈哈哈哈哈….」

「好好好,那就這樣決定了。」


踏入客廳後,沒有一字一句是我跟阿輝以為會出現的那些難聽言語。不過我想後來出現的整個感受,應該是跟我們預期差不多的強度的錯愕。

我爸媽跟阿輝的爸媽,四個人在我家的客廳分別坐好,桌上放著一些小菜,還有爸爸們喝的高樑,還有媽媽們喝的紅酒。從他們泛紅的臉色看來,應該已經喝下不少酒精了。

但是現在到底是什麼情形!!

我跟阿輝面面相覷,下巴大概嚇到已經掉到地板上了。是外星人攻打地球?還是他們剛剛氣到腦袋燒掉了?我好像聽到爸媽他們在討論我跟阿輝的婚事?!

婚事耶!什麼鬼!

他們不是應該非常生氣,因為我跟阿輝交往。我們是同性戀,所以無法接受我們,要拆散我們嗎?

現在到底是什麼情形??

我看著阿輝,阿輝也看著我,我們倆個一樣是目瞪口呆,整個人都錯亂。

「現在….現在到底是怎樣?為什麼你們說得這麼開心?」

「對啊,媽~你們怎麼會是這樣的反應?剛剛晚上,你跟拔不是氣到要把我關起來,不讓我出來找小恩?你們怎麼了!」

「對啊對啊,為什麼你們一點都不驚訝! 怎麼還討論到什麼喜餅跟要辦幾桌?還穿白紗禮服勒?」

「對啊,我才不要穿白紗勒!阿爸你幹嘛笑得這麼爽!我才不要穿!」



我跟阿輝已經有些語無倫次了,怎麼整個事情的發展都跟我們以為的不一樣,整個情況怎麼會進行到這樣!為什麼他們不驚訝,也不生氣,好像還期待很久了?到底是怎麼了?



「你們真的以為我們這些做父母的,都不知道你們在幹嘛嗎?我們只是不想說而已,還真的以為我們都不知道喔!」

「對啊,小恩你跟阿輝都這麼帥氣又討人喜歡,怎麼可以沒有交女朋友,怎麼可能沒有女生喜歡。從小看你們倆個那樣的相處,我跟阿娥就有在想說,該不會你們倆個互相喜歡吧!」

「我早就跟你說過啦!你家小恩一定是我家的媳婦了啦!你看,我說得沒錯吧!」

「從你們高中一開始偷偷的交往,我們早就知道了,還真的以為你們很厲害喔。一開始當然我跟你爸都很生氣也很難過,想說我們的小孩怎麼會去喜歡查甫,感覺天都要塌下來了!後來我們還跑去跟阿娥他們說,我們四個老灰押還都哭著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氣歸氣,難過歸難過,但是兒子還是兒子啊!你們倆個那個拗脾氣我們又不是不知道,又不可能我們說什麼,就會讓你們改變心意。而且我們多開明啊!喜歡男生又沒關係,只要你們是彼此相愛的就好!」

「不要去為非作歹,然後肯孝順我們四個死老槁,不管是跟誰在一起,有這麼重要嗎?祖先那邊,等我們下去再好好跟他們交代就好。你們幸福比較重要啦!」

「嘿呀~我們早就把阿輝當自己兒子在疼了!小恩也早就像是你們家的兒子了!這樣親上加親多好!也不用怕以後小恩娶到壞媳婦來荼毒我這個婆婆。」

「小恩這麼孝順又有禮貌,現在哪裡還找得到肯這樣對待父母公婆的女生了,沒有要我反過來侍奉她就偷笑了!有小恩就夠了,我家阿輝配小恩剛剛好!」

「對啊!對啊!以後都是一家人了!」

「記得要改口,都要叫爸媽了!不要再阿姨叔叔了!等你們改口等很久了!」

「是啊!唉唷…你們哭什麼啦!有什麼好哭的?」

「他們這是感動啦!像我們這麼開放開明的家長要去哪裡找,他們當然是感動到哭了啦!」

「好啦,快把眼淚擦一擦,去把臉洗一洗。回來一起喝一杯!我今天開始多一個兒子了!」

「我也多一個兒子!我們都有兩個兒子了!」

「嘿!我比你多一個,小恩還有弟弟勒!」

「好啦,輸你一個,這杯我先喝!」



我跟阿輝的頭一直都是低著,我們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來面對我們的爸媽。眼淚一直滴,一直滴,滴到地上都出現一小攤水了。

我跟阿輝也一直哭,卻又一直笑。兩個人的呼吸都很急促,還不斷的哽咽著,卻又忍不住笑著。

最後變成放聲大哭。

哭完後,我們一起走去浴室洗臉。

手還是牽著,從客廳穿過飯廳,經過我的房間,來到浴室。

手始終沒有放開過。



※※※※※

這就是傳說中的歡喜搞笑大結局。

但是不是我要寫的結局,所以沒有刻意刻畫些什麼。

真正的故事,還會延續下去。

這又是另一個平行世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arate 的頭像
zarate

夜裡的寂寞總與眼淚嗚咽成聲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