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輝(十)

走過那個漆黑無光的彎路後,終於又有路燈照明了。雖然這樣的半夜時分,在大片的黑暗田地旁,只剩蜿蜒而去的一條微明的小徑,反而更有種令人害怕的森冷感。

這條微明小徑在左轉之後沒多遠的距離就中斷了,小徑的盡頭便是土地公廟。

夜晚時的土地公廟跟我印象中的全然不同。白天灑滿陽光的濃郁林子,現在卻什麼都看不到,只是極盡濃郁的黑暗。寬敞的柏油廣場上,沒有布滿橘黃的陽光,有的只是從土地公廟中映照出來的紅色燈影,除了局部的紅色區塊外,其餘都是黑暗。甚至黑到連我跟阿輝親吻的那個幫浦都在夜色中隱去。

繞過了幫浦與小涼亭,我直接右轉往林子深處走去,不用特地打電話給他,我知道阿輝一定是在我們平常待的那根樹幹上。

雙腳踩過滿地的落葉枯枝時,所發出嚓嚓的細碎聲響,在這樣靜謐到萬籟俱寂的深夜林子裡,顯得分外的突兀。



「誰!是誰!小恩是你嗎?」阿輝的聲音中充滿著警戒與不安,我想他應該是被這突然的聲響嚇到了。或許他也是怕來的人是家人,而不是我吧。

「阿輝是我。」我連忙出聲,讓阿輝知道是我來了。

「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是誰來了。你怎麼沒有先打給我,問我在哪?」聽到是我之後,阿輝吐了一大口氣出來,從他前後的語調當中聽得出來,知道是我後,阿輝整個人都放鬆了。

「土地公廟除了這裡以外,你會在其他地方嗎?」我邊回答阿輝的笨問題,一邊從樹幹上撐住身子,翻上樹幹,坐到了阿輝的身邊。

「唉…這麼說也是。」阿輝又嘆了一口氣,整個人的語氣非常的低落,有氣無力似的。

「恩。」看到阿輝進入這樣失意的狀態,我也知道整件事情發生的經過,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來安慰阿輝。或是說安慰我們彼此。

我跟阿輝還是持續沈默著,只是場景從剛剛的電話中,變成兩人並肩坐在土地公廟的樹幹上。阿輝的左手從後方摟著我,而我整個人靠在他的胸口,阿輝的下巴靠在我的頭頂。

我們真的慌了,遇到這樣的狀況,我們誰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雖然早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但是當它真的到來,我們卻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只能緊緊的靠在一起,藉由對方身體的熱度與依靠,來給予彼此力量。

只是我能確定是,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只是個開頭,這個混亂的狀態,勢必會繼續發展下去。至於最後的結果,我真的不敢去想像。

我真的不知道這樣延續下去,最後事情會變成什麼樣子,我真的不知道。現在只有阿輝的爸媽知道我們兩個交往的事情,如果連我爸媽都知道了,那整個事情只會變得更糟糕。但他們又不可能不知道。

甚至如果鬧太兇了,可能連整個村子都會知道我跟阿輝的事情。

我越想越難過,也越來越憤怒。我跟阿輝只不過單純的互相喜歡而已,為什麼卻不能被接受,只是因為我跟阿輝都是男生嗎?我們兩個並沒有做錯什麼事情,我們也沒有危害到他人的權益,我們只不過是彼此喜歡相愛啊!

我們這樣錯了嗎?我們錯了嗎?我一直不停的反問自己。

我心裡很明確地知道,我們沒錯,我們沒有錯。但是在這樣傳統的村子,還有我們彼此的家庭觀念中,是無法理解、認同、接受所謂的同性戀的。所以對他們來說,我們是錯的。因為我們不能傳宗接代,我們不能延續香火,我們不被傳統社會接受,所以我們是錯的。

我家還好,我還有一個弟弟,但是阿輝是家裡的獨子,又是長孫,全家族的希望都掛在他身上。他的後面有多少親人的殷切期盼,希望他快點成家立業,希望他娶妻生子,希望他延續他們家的香火。

我也是,雖然都還只是大學,但是家人已經開始會催促快點交女朋友,爸媽開始會想要有孫子可以逗弄。他們也開始會覺得納悶,為什麼我跟阿輝始終都沒有交過女朋友,也沒有帶女生回家過。

每次面對爸媽疑惑的臉,我們都只能打哈哈的裝傻帶過,雖然我們心中知道真正的原因,但是我們卻不能夠說出口。

在爸媽這樣的期盼之下,我跟阿輝真的不知道怎麼說出口,怎麼跟一直疼愛我們的雙方家長說:我跟阿輝深愛著彼此,我們只願意跟對方攜手到老,我們是同性戀。

我…我…我說不出口。我想阿輝應該也是這樣吧。所以我們只能一直不斷地隱瞞,一直不斷地說謊,直到紙包終於不住火的那天,我們才能把所有的一切通通都說出口。

或許就是今天了。

今晚可能是我跟阿輝最後一個平靜相處的晚上了吧。想到這裡,我身體忍不住顫抖了起來,不是因為寒冷,而是害怕。

阿輝發覺懷裡的我在發抖,把我拉得更近,更貼緊他的胸口,連右手都伸過來,撫摸著我的手臂,雙手將我完全環抱。



「你會冷嗎?不然怎麼在發抖?」阿輝雙手把我抱得更緊,似乎想要給我更多溫暖,怕我被晚上的低溫冷到。

「不是冷。我好害怕?」雖然我不是因為冷而發抖,但我還是更靠緊阿輝的身體,頭在他的肩膀處來回磨蹭著。

「怕什麼?怕黑?有我在啊!」阿輝的聲音中帶點笑意,似乎以為我是因為伸手不見五指的環境而害怕。還挺起了胸口,一副大男人的樣子。

「不是,我是想到被爸媽知道以後,我們該怎麼辦?我越想這個越覺得害怕。」不知道阿輝現在有沒有跟我一樣想過這樣的問題,這個問題不管什麼時候去想去談,都是個死結,尤其現在,更是綁得更緊更死了。

「……恩,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小恩你不要怕,有我在,不用怕,知道嗎?」阿輝放開環抱住我的雙手,捧著我的臉,深深的看著我的眼睛,一臉再認真不過的無懼表情,就像從小到大每次遇到問題時候,不管天大的難題,他都會這樣鼓勵我,當我的依靠,做我的支柱。

「恩……阿輝,我真的好怕,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去面對他們,不管是你爸嗎,還是我爸媽,我好怕他們要我們分開。我不要,我不想跟你分開,我不想以後都沒有你……」雖然有阿輝陪在我身邊,但是這次的問題真的太大了。不是我對阿輝沒信心,或是不相信他,而是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不會這樣的,不會這樣的!不管他們怎麼說,我都不會離開你身邊。小恩放心,有我在。有我在,你不要怕好不好?相信我。」阿輝用手指抹去我眼角流出來的眼淚,不斷地安撫我,給我力量。似乎在說服著我,也說服著他自己。

「恩….」我只能低著頭,拼命的點著。相信阿輝說的,也相信我自己,相信一切都會好轉的。

一切都會沒問題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arate 的頭像
zarate

夜裡的寂寞總與眼淚嗚咽成聲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