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剛剛才突然意會過來,原來能把腦海中雜亂無垠的思緒,加以整理,然後藉由文字陳述出這些抽象的思考脈絡,就是一種才能。

想想也是,別說腦海中的思考歷程或是一段故事,很多人連好好的用文字表達自己想法都很困難了。

這當然是一種才能。

剛剛騎著UBike,路經國小母校旁那條漆黑無人,寬僅三公尺不到的小路,突然想通了這件事。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跟最近在思考寫作、出版之於我的意義,看著幾個朋友都出版了一本以上的書籍,或文學或專業類別的書。我自己也愛寫寫東西,但是好像從來沒有出書的念頭。我可不認為自己的文筆不夠,哈哈哈。

或許是因為寫作對我來說,不過就是一個暫存記憶體的轉移。我現在會在臉書上或過去在噗浪上瘋狂的發文,其實根源點都是我腦子一直停不下來的思考,想到了什麼,只要覺得定型了,就想把它趕出我的腦子,不要在那暫著位置。

可能迸出來的只是一句話,可能是一個思考歷程,也有可能是一個故事的想法。反正不管是什麼,只要我覺得它在我腦海中完整了,那我就是把它寫下來。然後,就不會繼續吵我。

過去寫得長長短短、或正經或嚴肅,有營養、沒營養的各種文字,其實都是這樣來的。所以你們看到的都是我清理出來的暫存記憶體。

所以我寫故事也很特別,目前除了〈阿輝〉是相對長篇外,其他短篇,不管幾百字或是幾千字,我都是一口氣,一氣呵成的寫完。因為我做的就只是把腦中的東西轉譯成文字,記錄在word上而已。

我寫完後,基本上不會再去修改任何一個字,除非是錯字。對我來說,寫出來就是完成了。不改情節、不改敘述。

想到要回頭整理文稿,很懶。更甚的是,依我的個性,我應該是只個打掉重寫吧!

因為我本來就不是要寫給誰看的。但,若有人看了我寫的這些,覺得喜歡,那我也會很開心的。

腦海中運作的模式,通常都是來自生活中的各種事情。例如今天掃墓,就有幾個我覺得是記憶點的關鍵字,它們會在我腦中一直繞啊轉啊,可以想像成是做元宵的方式,一直滾一直沾黏相關的元素,然後成形完成。(我喜歡花生口味的!

大概就是這樣。

〈阿輝〉比較特別,故事情節是自己長出來的,我沒有預設各種大綱。一開始只有土地公廟的那一棵樹,然後是回家的路,然後是黑漆漆的稻田。寫完上一回,下一回也長差不多了,所以就很順利的寫完。

其他的,多是一個畫面(或關鍵字)而已。

例如現在腦海中有個關鍵字句「也許此生不再見」,就開始在滾,不知道什麼時候成形。

創作者介紹

夜裡的寂寞總與眼淚嗚咽成聲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