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輝(十三)

門外的敲門聲持續了一會後就停歇了。我想爸媽他們應該也累了,所以就回房間休息去了吧。

只是沒有人可以安然入夢吧。

我趴在床上,已經哭不出任何聲音,只有眼淚不停地向外淌流著。明明就什麼都不想去想,但是腦袋裡卻不斷盤旋著剛剛媽媽說的那些話,一直反覆且持續地撞擊我情緒。



「沒有怎樣?沒有怎樣會在床上做失德歹誌!你說啊!你們到底是怎樣了!」
「是我們教育失敗嗎!你要我們怎麼去跟祖先交代?」
「你們這樣不正常,你們怎麼這麼胎歌!」
「男生跟女生配,才是正常,你們兩個查甫在一起,就是不正常。」
「你們可以不要這樣啊!為什麼!為什麼!這樣我們還有臉做人嗎?」



媽媽剛剛應該崩潰了吧。發生這樣的事情,我想她情緒如果不爆炸也很難。

只是這樣的指控,以及所說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像是有人拿著鈍刀砍在我身上,然後又用力地拉扯拖曳,每一下都刨去我的一片肉一塊骨,還有數之不盡的傷口。

真的好痛,好痛,好痛。

我們也不願意這樣,我們也不想去傷害他們,我們真的不願也無意如此。但,他們似乎無法理解與體諒。

我只能深深地呼吸,三次又三次,再吐出一大口長長的濁氣,讓我的身子停止顫抖,讓自己堅強起來。

可是每次當我以為我成功了,當我以為情緒已經稍微平復,但是下一秒,眼淚又旋即奪眶而出。勉強拼湊起的平靜,又更碎裂且瓦解。那是種身體最深處的抽搐,每拉扯一下,全身筋骨皮肉都震盪一番,何況已經滿目瘡痍的心。

每次的跳動都是痛。也讓我清楚地意識到自己的活著,與悲哀無助。

跳一下,抽痛一下。

真的好痛。

整個人已經脫力了。或許是因為哭得太多,或許是身體不堪疲憊,在床上的我意識逐漸模糊,視線也飄忽了起來。腦袋拚命地運轉,卻也什麼沒有在想,只是一直任憑那些言語衝擊著我,我也不想掙扎反抗了。

思緒逐漸抽離,我不知道我是要睡著了,還是昏迷了。反正能讓我暫時逃避這樣的世界,就好。

只是不知道阿輝怎麼樣了。在恍惚間,我想到了阿輝。不知道他跟他爸媽回家之後,是不是又有一場家庭戰爭發生,還是跟我一樣直接躲回房間,關上房門阻隔一切。

我就這樣想著想著,睡著了。



我想應該我是在夢中吧?

不然我怎麼會聽到爸媽跟阿輝的爸媽都坐在客廳裡,四個人一起在討論我跟阿輝的婚事。

阿輝他爸媽還說要讓阿輝穿白紗,還討論起來我們的喜宴要開幾桌,訂多少喜餅。又說他們早就知道我跟阿輝的事情,也早就接受我跟阿輝交往的事情。

難道這真的是土地公的庇佑,我跟阿輝真的被認同接受了?我看著身邊的阿輝,他跟我一樣,對於面前的狀況整個傻眼,這不可能是真的吧!

當我跟阿輝開心得落淚相擁,我手中的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我左手被阿輝牽著,右手接聽了電話。



「小恩,你終於接電話了!我打這麼多通你怎都沒有接啊?」阿輝急切的聲音從話筒那端傳了出來。

「……原來真的是夢。」我突然醒過來了,剛剛那個場景,真的只是夢,那樣夢幻的事情,果然是不可能在現實中發生的。

「什麼夢?你剛剛在做什麼,怎麼沒有接電話啦!我打了十幾通你都沒接,我都快擔心死了!」從阿輝說話的語氣,真的很輕易就能感受到他的情緒。阿輝就是這麼直接且難以作假的個性,也難怪這次被發現一點線索後,我們的事情就被雙方家長都知道了。

「我剛剛躺在床上,哭到累了,躺著躺著就睡著了。」

「你還睡得著喔,我剛回到家又跟我爸媽吵起來,唉……」

「我也是啊。你們一走,我媽馬上就開始逼問了,還說了很多很難聽的話……」我稍微把剛剛媽媽說的話,轉述給阿輝聽。

「恩,怎麼跟我爸罵得那些差不多。他們默契還真好。」

「在他們觀念中不就都是那樣嗎?……對了,我剛剛睡著的時候,做了一個夢……」那個夢幻到自己都無法相信的夢,我也說出來分享給阿輝聽,讓他知道。

「……多希望這樣的事情可以真的發生在我們身上。」阿輝聽完之後,沈默了一下子,做出了這樣的結論。

「恩,我也希望這是真的,不只是夢。」我好像開了一個不該開的話題,電話中的氣氛突然沉重了起來。

「ㄟ~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感覺阿輝又進入沈默,我連忙帶開話題,順便討論接下來的處理方式。

「其實我也不知道,就只能看著辦了。」不過似乎說來說去,我們也都只有「不知道」三個字可以說。

「也是,好險明天晚上我們就要回學校了,至少可以不用在家裡。回學校之後,他們就管不太到我們了。」真的沒有想到,難得利用校慶的連續四天假日回家一趟,居然會引發這麼大的風波。

「是這樣說沒錯了,但是他們也知道我們住在一起,還有可能讓我們繼續住嗎?」阿輝一句話就戳破我想逃避鴕鳥心態。我想可能這也是真的,他們不可能讓我們這麼容易逃脫吧。

「好啦,不要想這麼多了咩。反正我們不管怎樣,手都要牽緊緊的,誰都不准先放開,知不知道?」最後又變成阿輝式的解決方法,就是不管他。

「恩,我知道。謝謝你,有你在身邊真好。」每次遇到無法解決的事情,最後阿輝都要我不要想這麼多,還有他在。問題好像沒有解決,但是又好像解決了。只要我們牽著手,就一切都沒有問題了。



跟阿輝拉拉雜雜聊了一下話,兩個人其實也都累了,畢竟發生這麼天大的事情,對我們兩個來說,一時之間都超出所能承受的極限,而且整個晚上都沒闔眼,又不斷的在哭泣,兩個人的身心靈都已經不堪負荷了。

所以彼此互相叮嚀了一會兒,我們就雙雙掛上電話,各自休息去了。明天或許還有一場戰爭呢。

我又躺回了床上,右手枕在額頭上方,看著天花板上的日光燈,放空。

雖然剛剛答應阿輝說我會好好休息,但是真的躺平在床上後,還是真的難以入睡。只不過跟阿輝通過電話之後,已經不會再那樣地煩躁與害怕了,因為我知道,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我跟阿輝都會一起牽著手去面對的。

突然想起在一片黑暗中的阿輝房間,從窗中散發出來的燈光總是像燈塔一樣亮著,給予我繼續前進的方向,讓我免於恐懼害怕,也給我勇氣與信心。

就讓我們彼此牽著手,繼續地向前走去吧!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只要我們的手還是牽著,一切都沒問題的!

只要君心如我心,定當不負相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arate 的頭像
zarate

夜裡的寂寞總與眼淚嗚咽成聲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