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始終覺得男同志最精華的歲月,就是27~29歲,這三年,是一個男同志的黃金時光。而我,剛過完這黃金般的第一年。是的,我在不到24小時之後,就28歲了。

恩,又老了一歲,或者是說,又更熟了一些。

生日快樂,我對自己說。

只是在我以為的光輝時光,我反而半隱居的過了快一年。或許是因為26~27的那一整年裡,嚴格來說是九個月,我已經非常囂張且張揚的消耗了往後數年的糜爛生活。我想,那樣的生活,夠了,也累了。

雖然我還是很不要臉的,自己很爽的以為,我現在正處於最可以大肆浪蕩的時期,只是,這些年來的經驗告訴我,浪蕩,不是件好事,隨之而來的人,也不會是好人。

在無光黯淡的荒野裡,猝然燃起的燭火,吸引而來的,不過都是撲火的飛蛾,甚至是魍魎精魅,不會有鳥雀,更不可能有鳳凰。那樣的火光,帶來的,不過是無盡的煩惱與麻煩。

我所要的,不是那樣的虛幻漂浮,更不要那種頹傾的虛榮。

我只希望,我這樣壓抑的微芒,能帶來一個尋路的旅人,視為我唯一的方向與指引。而我,只願能照亮他的一方案前,成為他肘下的暗影,如此微小簡單的希冀。

一生一世一雙人。


對照去年生日的熱鬧,今年寂寥的生日,似乎是不同的人生。但對我而言,那樣的歡樂,不是我的,是我借來的,是我闖錯了包廂,走入了別人的世界,總是要離去。

我一直都不是那樣愛喧囂的人。只是,有時會任由他人來去。

而時間,真的會替我們做出很多選擇,經過時間無情的淘流,還能留下的,那真是無比珍貴的存在。

你們看到的我,就是我最真實的一面,沒有虛假,也沒有偽裝。即便我也很清楚自己的任性與自我中心,就算被指責,我也只會更不要臉的說:是啊,我就是這樣,怎樣?

謝謝你們,一直受得了這樣的我。

謝謝你們,明知道我是這樣的自以為是,驕傲又虛榮,脾氣糟個性差,易怒又愛碎念。始終是個幼稚任性長不大的小鬼,你,還是願意當我的朋友。謝謝你們,一直都在。

即使哪天,終要離去。我,不會挽留,即使有多少氤氲在胸膛,也只會笑笑地看著。因為這就是人生,來來去去,去去來來。

謝謝那些,從我18歲陪伴我到現在的好友。

謝謝那些認識不久的朋友。

謝謝那些叫我老大,喊我老哥,或出自各種原因叫我哥哥的朋友。

謝謝那些視我為敵笛的兄長們。

謝謝那些會用單一字叫我名的朋友。

謝謝認識我,也願意跟我互動的朋友。

又過了一年,謝謝。

雖然本來打算在二十八歲的這年,以生日的方式來慶祝我自己踏入同志圈的十年歲月,連生日會標題我都想好了:「王元元入圈十年有成,冤親債主大集合」,只是,我一點都不喜歡被一堆陌生或不熟悉的人簇擁,也更不喜歡做些無謂的交際活動。

我只喜歡可以毫無掩飾地,在我視為是朋友的人面前,全然地鬆下我所有武裝與防備,就做我自己。

好像有點孤僻,有點驕傲,有點難相處,卻又很重視朋友的自己。

希望明年,你也還能繼續看我這樣不知恥羞恥的大放厥詞。

生日快樂,我對自己說。


你好,28歲的王元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arate 的頭像
zarate

夜裡的寂寞總與眼淚嗚咽成聲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