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友越傑

當今天一早,許老師來告訴嘉帆這個不幸的消息,坐在遠處的我,並不視聽的很清楚,只知道在我們之中有人走了,但我怎麼都想不到走的人竟是你,看你平日活潑亂跳的樣子,
我如何也想不到你是最早離開我們的那個.

  當我確確知道你真的走了,心中不由地泛起一陣悲痛,而眼中的淚水早已決提,雖然我
們只同班了4個月,認識了6年,平時也不像馬吉一樣會聊心事,說穿了只是一個普通的朋友,
但心中的那股悲痛確是異常的強烈,也許是因為在我成長到可以真正了解死亡的意義之後,
你是第一個永遠離開我們的朋友,死亡的悲傷是第一次如此明顯地闖入我的心中,只因為
你的離去.

  ”既使你死了,我不願悲傷,死神不能把我們永遠分開,不過像牆頭花,爬到牆的那一邊
開出花來,看不見可是依舊存在,它豈能把我們隔開,這一段課文,想必你也很熟悉,但怎麼
也想不到自己會這樣用到他,在這個鳳凰花又開的日子,在你正要開始發散年輕活力的時
刻,你就這樣的走了,我們還沒在畢業典禮上共唱驪歌,還沒大聲的喊出東山加油,也還沒
披上戰甲上戰場,你就這樣離開了我們,不帶走一片雲彩,但你能否感受到我們的不捨,我
們的悲創,和我們的遺憾.

   不知該如何想念你,讓我第一次嚐到死亡苦澀滋味的朋友--楊越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arate 的頭像
zarate

夜裡的寂寞總與眼淚嗚咽成聲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