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文字,就只是文字。 如果說了,就不有趣了。
吃完飯後,稍微陪爸媽看了一會兒的電視新聞,看著電視機裡播報的一則則社會新聞,媽媽彷彿評論家的嘴也停不下來,一直說著自己的意見。爸爸則是沈默地喝著茶,不知道是在看著電視,還是聽著媽媽的獨家評論。看完了新聞,開始播放八點檔,整個客廳的氣氛頓時嚴肅了起來,連我跟爸媽說我要去找阿輝一下,他們都沒有多問多說什麼,只是點了下頭,揮一揮手要我快去。

踏出家門,已經是黑暗一片,只有路旁的路燈是唯一的燈火,間或點綴著遠處人家的點點光照。這時的村子內幾乎萬籟俱寂,不見人聲喧嘩,亦無人走動,不為農忙而早睡,而是因為現在是八點檔的播放時間,所有的人都被電視機綁架,被那小小的四方世界牽動著喜怒。

一路安靜,只有我走路時帶起的小石子,窸窸窣窣在我鞋邊滑動。

我沿著村內的主要道路,從我家朝阿輝家走著,路上沿途經過表舅家、堂姑家、大伯家……,在鄉下地區幾乎每個村莊裡到處都是親戚,尤其靠我家這邊是村內較多住宅的區塊。一條小小的柏油路,順著兩側的住宅向前延伸,路邊錯落的房屋就像是農村演進史,老舊的紅磚黑瓦漸漸被淘汰,取而代之的是獨棟的透天厝,雖然略有進步,卻又不比大都市的繁華,有種有心卻無力、想要進步卻無以為繼的無奈。

來到玄武宮的廣場上,這裡正好是我跟阿輝家的中點。廣場上沒有兒時記憶中的大榕樹,也沒有榕樹下乘涼下棋抬槓的老人,就只是一片寂涼。周圍的三間雜貨店雖然營業著,但卻也沒有任何顧客上門,唯一的人聲也是電視劇中的爭吵聲,尖銳且難以入耳。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阿輝(二)

我跟阿輝就這樣並肩走在回家的路上,其實從家裡到土地公廟不是很遠,大概走了五分鐘就可以到了,不過也可以多拐幾個彎,或是故意繞很大一圈,在鄉下地方總是可以找到很多奇怪的小路,這裡鑽一下樹叢的縫隙,那裡爬一下石板的圍欄,最後總是可以到家的。但是我跟阿輝都喜歡走同一個路線回家,走出土地公廟的廣場,外頭就是一片廣大的稻田,稻田與稻田中間就是一條小柏油路,跟柏油路平行的就是那條我們小時候常常在裡面玩水的灌溉溝渠。雖然現在溝渠裡的水真的渾濁惡臭,我們還是習慣沿著它移動,就是一種習慣性的模式吧!

看著溝渠中渾濁又有點稠狀的死水,上頭總是浮著一顆顆的泡泡,所有記憶中的生物都消失不見了,上頭只剩下幾隻水澠在滑來滑去。溝渠旁的植物也都不見蹤跡,只剩下一叢又一叢的枯黃雜草在風中搖擺,不時還被風捲起一截枯脆莖葉,打在我的褲子管上。而旁邊的田地也不再是過去的那個樣子,一大片龜裂的泥土上還是有一些作物,但是缺乏灌溉,可能也沒有施肥或是噴灑農藥,就好像是被農人遺棄的孤兒,在路邊餐風露宿,無人照料,自求多福。

拐個彎,一道向前延長的灰白色石製圍欄逐漸取代身後衰敗的農田,在路旁的不再是田地而是竹林跟樹林,只是我從小就一直搞不懂,為什麼這塊竹林樹林會這麼突兀的出現在這裡,而且還用石製的圍欄整個圈住,深怕被人闖入一般,不知道藏有什麼祕密。不過那道石牆對鄉下小孩一點防堵力都沒有,稍微爬一下就可以爬過去了,我跟阿輝以前也常常爬過去,在竹林裡面在竹竿頭綁著黏蠅紙來捕蟬。

這段回家的路,其實不過就只是十來分鐘而已,小時候來來回回了無數次,但是怎覺得這一次的感受全部不同,陪在身邊的人也是阿輝,路上看到的風景也都一樣,那造成這樣改變的原因是什麼?是因為在長大懂事之後,第一次真的離開家鄉,所以有了所謂的鄉愁?還是因為我跟阿輝之間多了一些以往沒有的關係,所以連帶而來的感受也隨著改變了?其實我也分不清楚,只是在腦海中突然有了這些莫名的感觸。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台灣的鄉村地區,這樣的一個三合院隨處可見。ㄇ型圍繞的低矮房屋,紅磚黑瓦的配色,房屋周遭間或有著牛欄或雞寮,寬廣而四方的稻埕上總是曬著一件件的小碎花衣物,在秋日農忙的午後,可能還會曬著一片金黃色的穀物。緩慢的生活步調,靜謐的空氣流動,這裡的時間彷彿停止了流逝。

雖然時間已經是十月,理當應該是秋天的季節,但是天空中的太陽還是氣勢萬鈞地噴發光芒,柏油路上的空間都扭曲了,似乎可以看到空氣如波紋般地向上奔走,熱到連蒼蠅都找不到半隻,可能都躲入了屋簷下,或許一隻隻都深陷在黃色而黏稠的黏蠅紙上,一家大小紛紛團聚。

這個小村子以玄武宮為主要重心,是鄉人在平日農忙之餘聚會的唯一場所,因此也是這個村子裡最熱鬧繁榮的地方,簡單的說,扣除圍繞著玄武宮的三間雜貨店外,如果你想要喝一罐可樂,那就必須騎車十五分鐘到幾公里之外的鎮上,至於網咖那可能要騎更遠一點。這樣聽起來好像挺荒涼的,其實我已經挺滿意這樣的先進變化了,畢竟在幾年以前這裡連7-11都沒有,更何況網咖,不過我還是希望可以出現一間漫畫出租店,不然用網頁看漫畫還是不太習慣,畢竟手的觸感也很重要。

如果說玄武宮是村子的中心,那我現在待著的土地公廟就是外圍邊陲地帶了,不過在幾個固定的時間,這裡也總都是人來人往的。土地公廟被一片又一片的田地圍繞,不管種稻米、玉米、花生米的農人,早上與午後總是會習慣到這間小小的土地公廟走走,上個香,或僅只是合掌卻虔誠地向案上的土地公問候,祈求保佑平安順利。不然就是簽六合彩的人,希望可以從土地公身上得到一些暗示,桌上那一盤盤的香灰,據說會顯示下期中獎的名牌,不時可以看到幾個阿伯圍繞者,口中不斷揣測那些紋路像什麼數字。我想他們應該挺適合去考古的,這麼具有探索與想像力,很適合去解析甲古文或是埃及文。

我坐在我習慣的老位置上,是一根橫長的榕樹枝幹,不是很高,大約離地一公尺多而已,小時候總是要先爬上左邊的樹幹,再像走平衡木一樣的走到正中間坐下,有時候不小心還會掉下去,也沒關係,就拍一拍褲子上的泥土,然後重新再爬一次就好。不過現在只要兩手一撐,就可以躍上坐好,不用像小時候那樣爬來爬去,這應該是長大的優點之一吧。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雜貨店再過去一點,就在轉角處的那家院落,前幾天下午在一通電話之後,突然如炸鍋般的忙碌。隔壁的鄰居似乎都聽到從那傳出了一陣淒厲的哭喊聲,整日裡許多車輛來來去去,不時有人哭叫,不時有車到來,最後止於晚上時救護車的到來,頓時安靜。救護車不是載走了什麼人,而是帶回了一具屍體。

救護車剛走,殯葬業者的小發財車馬上就到,在三合院的一角,搭了一個簡易的靈堂,就只有佛祖、香爐、蠟燭跟假的鮮花,中間是一張笑得燦爛的照片。他還是一樣俐落的短髮,小麥色的皮膚,只是炯炯有神的雙眼,已經閉上,往常出現在嘴角邊的兩個小小的酒窩,也難再重現。缺乏血色的臉龐,失去溫度的身軀,都一再地提醒周遭的親友,他雖然在這,但也已經不在了。

匍匐在地上的那個女人,頭髮披亂,眼睛紅腫而表情呆滯,只是不斷地喃喃著:「我的囝啊!我的囝啊!」,然後突然崩潰大哭大叫地搥牆,然後沈寂下來,繼續地喃喃喊著「我的囝啊!我的囝啊!」,只有牆邊插著電的那佛機,不斷吟誦南無觀世音菩薩,跟那女人的喃喃,一搭一唱。

門外的屋簷下坐著幾個人,臉上全都是哀戚悲痛的臉孔,其中一個男人,雖然強壓住一直抖動的嘴角,但是他幫其他人倒茶的手,卻止不住的抽搐著,剛倒出那杯滿滿的茶水,最後到另一個男人手中,卻只剩下不到一半。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隨著科技的發達,生活真的越來越便利,人與人之間的現實距離,都因為網路而縮短了,不管身在何處,只要連上網路,馬上可以做出立即性的互動,似乎真的不再存有距離的隔閡,人與人之間越來越靠近。

我好希望真的有多拉A夢的存在,這樣我就可以要他拿出任意門給我,讓我一打開門就可以穿過幾百公里的距離,來到你的身邊。這時只能讚嘆,網路真無遠弗屆,隨時可以跟你聯絡,還不用花到電話費,真好。

「我好想你。」隔著視迅的鏡頭,你一開一闔的嘴唇,讓我讀出了這個訊息。

『我也很想你。』 在視迅的這頭,我也總是這樣的回著你。然後我們總是一起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結束這個關於想念的話題。

遠距離的愛情,似乎太過虛擬,有點過於飄忽不定的空泛,因為只能在言語上的陪伴,卻無法感受到任何一絲真實的體溫與碰觸。即便隨著科技的發展,有越來越多的方式可以互動,不用像過去只能書信往返,現在除了電話,還有MSN、SKYPE可以及時說話聊天的程式,甚至還有視迅可以即刻看到對方的功能,遠距離戀愛似乎越來越不辛苦。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這個森林裡,什麼物種都有,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所以也不用覺得奇怪。

這個森林裡似乎到處都是臭鼬,無論走到哪裡都會聞到一些臭味,但是卻總是沒有隻臭鼬肯承認,臭味是出自於他的身上。

有時候經過臭鼬伴侶,迎面而來的就是一股臭味,但是母臭鼬卻說那是公臭鼬散發出來的味道,而公臭鼬也就默默地承受一切。公臭鼬說沒辦法,這樣才是真愛的表現,愛他就要承擔他所有的污名,而且還得到處說母臭鼬真的是乾淨無味的好臭鼬,大家才會羨慕他們的恩愛。

只是,哪隻臭鼬沒味道,真不知道這種話是說來騙人還是騙自己的。

有時候一群臭鼬聚在一起,總是會忘記自己本來就是臭的。一下指責其他臭鼬很臭,卻忘記自己身上也不是乾淨無味。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晚在阿皓的號召下,約大家一起去吃一間手工披薩,之前有在網路上稍微看過他人寫的網誌,挺多好評的,覺得好像真的不錯。而且在今天以前,還有蛋糕先行偷跑,喔不是,是去探路,而且又有其他朋友很推薦這間店,所以讓我整個很期待!! 尤其在看完別人網誌的圖文之後,更是讓我期待那碗豪華海鮮蓋飯!!經過一個多小時的奮戰後,這真的是一間好吃的店。

在開始介紹今天點的菜之前以前,要先介紹這間店,WE里其實分成兩個部分,一個是在外面吧台的是弟弟,負責手工窯燒披薩還有烤雞等食物,而店內則是由哥哥負責,主要是日本壽司料理,而超年輕的老闆的娘則是兩邊都幫忙,日本料理部分還有助手,基本上可以算是一個家庭經營的小店。不免俗地,這種家庭風格的小店總是特別溫馨,大小老闆都會一直跟我們互動,老闆的娘也會出來跟我們拉勒幾句。不但東西好吃,服務態度超好,整個就很像到朋友吃飯一樣,有時還有路過的人會過來打招呼一下,也很像社區化的餐廳。尤其今天我們還有蛋糕自己做的蘋果派,小老闆不但用瓮窯我們加熱,還幫我們分裝處理,這不是他應該要做的,但是他卻很樂意幫忙,整個大加分。

整體來說,這是一間吃了會再去吃的店,在價位上是有貴了點,但是物有所值,尤其是豪華海鮮蓋飯,更是物超所值,所以扣除有點小貴,跟地處偏遠兩個小缺憾後,仍屬中上的店,給予80分的評價。以後有空再相約去吃。


店的外觀:
DSC02027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2008年的元宵節開始,我都會去拍拍照,感受一下過節的氣氛。

但是從去年開始總是覺得,在國父紀念館充滿著花燈的無限可能,雖然去年2010年的沒有特別寫網誌,但是在我心目中,2010的燈會內容永遠是第一名的"精彩"!
改天有閒情逸致再來寫寫回顧文章好了XDD

不囉唆,進入主題,來介紹2011年的台北花燈。

㈠主燈

主燈是每年最重要的燈,尤其在今年更是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的一生中總是由一個接一個的故事串起來,年歲越長的人故事越多,故事不見得個個精彩,但這就是人生,不可能每天都彷如遊樂器材般地刺激,喜怒哀樂愛惡欲樣樣皆有,即便是出家人,也難以六根清靜,四大皆空,更何況我們是男同志呢。

男人以小頭領導大頭的歷史,大概可以上溯到史前時代了,這就是雄姓生物的生物本能,尤其當兩頭雄性生物同時發情,那股衝動實在難以抵擋,所以難怪UT聊天室無論何時都有幾百個人在線上,用著一個又一個詞彙來展現自己最原始的本錢,任何用來形容男體的語詞,我想任何一本字典都比不上聊天室中的五分鐘:帥氣、陽光、健壯、肌肉、野狼、可愛……

「人都是會老的,不可能永久地年輕下去,任何人都怕老,尤其是女人跟男同志。女人的美仰賴外貌與身材,男同志似乎也是如此,在某方面來說,女人跟男同志還挺類似的,難怪這麼多女人的好姊妹都是男人。」說話的男人,自嘲地笑了一下,手指從桌面上的煙灰缸中夾起了一根煙,緩緩吸了一口,又徐徐地吐了出來。

跟年紀大的朋友出來喝茶,總免不了聽一些老人家的過來人辛酸血淚史,不過一個已經四十歲好幾的男人,在同志圈大概已經可以被歸類到阿伯的輩份上去了吧!有時候聽這些朋友講古,都會覺得自己的未來是否也會是如此,在二十五到三十五這最璀璨的黃金十年,奮力地綻放屬於自己的魅力,而後逐漸枯萎,最終繁華落盡的平淡。

「你知道男同志的最大本錢是什麼嗎?是身材!」他問著,卻又自己答了上來。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an 25 Tue 2011 01:47
  • 無題

我以為久旱之後,雖已成乾漠,
最終將會好轉,
未料,龜裂的大地,卻更為滾燙,
由裡而內的爆發,竟是一片炙熱的暗紅色眼淚。

末了,寸草不生,鳥獸絕跡,
只有那愈趨深邃的裂縫,兀自伸展。
所見,觸目唯黑唯紅,
遠處一抹豔綠,天邊,不是眼前。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