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過好幾個點,我最喜歡的還是林森南路八巷。一來沒有高度疲勞轟炸的擴音器,二來有很明亮的燈光,而且這裡是相對重要的守點。不過相對沒有舞台、喇叭,少了很多吸引人的點,因此這裡人比兩個舞台區少了非常非常多的人。

但我就是喜歡這裡的安靜、明亮與重要。

本來今天晚上是有點想偷懶的,晚下班又煮了晚餐,接著跑去醫院看小姪子。其實真的有點懶洋洋的不想出門,但是坐在電腦前,沒有心情打電動;躺在床上,沒有情緒翻小說。結果背起包包,就直接衝去林森南八巷了。

看著比昨晚多的靜坐人口,感到很開心,躁動的心也慢慢靜了下來。

有朋友說,你為什麼這麼熱衷?

其實我真的也不知道,或許如同過去所說,對於社會運動、對於幫助弱勢,我沒有什麼特別的立場,單純就只是因為想讓自己睡得安穩,對得起自己的良知。

我看到了不公不義,當我有能力去付出卻不行動時,我會瞧不起自己、我會唾棄我自己。我真的只求問心無愧而已。

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者謂我何求。

這社會有太多不公不義的事情,我沒有辦法所有事情都關心都付出,我只能盡我所能的去做。我沒有那麼多的大愛,我只是想睡得安穩、對得起自己罷了。

今晚我也還是拿著小說,到了林森南八巷,找了個燈光良好的牆邊,準備坐下。旁邊的敵笛大概因為我擋住他的光線,他抬頭看了一下,應該是大學生吧。我才注意到他很認真的拿著原文書在看,可能是快期中了。

我很不好意思的跟他說,很抱歉擋到了他的光。隨即調整自己的位置,好讓自己的影子不要干擾到他閱讀。

現場很多學生都是帶著書在看,有的邊看還邊做筆記。而我這個上班族,不過只是看本小說打發消遣,所以我盡可能的要求自己不要妨礙到他們。

然後被感動。

他自己一個人,很安靜的坐著,專注的看著書。只有當志工學生講話時,他會抬頭起來關注內容。然後繼續低頭看書。

這是一個很微小的力量,或許有人會覺得沒什麼,但這種打從心理想要讓這社會更好的微小力量,逐漸匯聚成流。然後衝撞已經僵化腐敗的體制,一次兩次可能看不見成效,但是這樣的力量已經浮現,讓我們看到,原來這社會還是有很多人願意為了自己、為了社會而付出。

這是一種非常正向的力量。

或許這個政府、這個體制堅硬如剛,但一朵朵的小火花集結起來,終會成為一個足以融化這塊鋼鐵的力量。

在我要離開前,看到應該是一家人的到來。雙親帶著一個應該是國中的小男生,他們找了個地方坐下,兒子從包包拿出作業,開始寫了起來。而父母在旁邊坐著,不時與兒子討論服貿的利弊。

我似乎看到一朵火焰,從父母的身上,延續到了小孩身上,開始釋放他的熱量。

我是一朵小小的力量,我的朋友也是一朵小小的力量,但是我們相信,這個社會、我們的未來,會在無窮的小小力量匯聚之下,產生良善的改變。

人護臺灣,天佑臺灣。
創作者介紹

夜裡的寂寞總與眼淚嗚咽成聲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