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我們守的林森南路八巷,沒有大量的人群,沒有喇叭,沒有人演說、唱歌、呼口號,過了12點,大家都怕影響旁邊住家的安寧,各自低頭做自己的事,或躺或坐,偶而接受志工的餵食、物資補給。

後來我們確定會留過夜的,進去裡面的第一防線。如果真的有警察攻堅,這裡會是進攻的一條路線,也會是從立院扛人出來的路線。我們守在這的人的功用就是當人牆,當真的有狀況發生,就用肉身當路障。

晚上我醒醒睡睡,睡著半小時就會自覺醒來,拿出手機看看現在狀況,才又憂心的躺下。有時突然有大一點的聲響,大家會立刻驚醒,擔心是不是有狀況了。聽著遠處舞台區傳來到這已經很微弱的聲音,只要激烈點的聲音,全部人都憂心的看著遠方,然後守著這裡。

半夜3點後,陸續看到行政院的學生被攻擊的照片,隱隱約約可以聽到四周不時有啜泣聲,包含我。看到那樣的照片跟情景,誰能不落淚?誰能不傷心難過又憤怒?

早上五點半,工作人員把大家叫醒,請大家回收毯子跟錫箔毯,要全數支援鎮江街使用。並請發下一人一個口罩,因為一直有謠言會有催淚瓦斯之類的攻擊,要大家拿好,並注意狀況淋上水戴上。我沒說的是,在行動開始的第一天,我包包內就放了一副蛙鏡,就是擔心這樣的攻擊發生。

早上六點,天已經亮了。但臺灣的未來不知道亮了沒?

我走去捷運站搭車的路上,,眼睛發紅,一想講話就哽咽。我不知道還能做些什麼?不管有沒有用,或是結果如何,至少我已經盡我能做的力了。但求無愧我心。

人護立院,天佑臺灣。
創作者介紹

夜裡的寂寞總與眼淚嗚咽成聲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