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文字,就只是文字。 如果說了,就不有趣了。

「唧——唧——唧——」

夏天午後的蟬聲,總是不間斷的從窗外的山林裡傳來。雖然有點吵,但是跟臺上喋喋不休,一直在講課的老師比起來,蟬真的可愛太多了。

本來專心看著黑板的我,一邊記錄難得從老師口講出的課文重要關鍵,一邊被窗外的蟬聲吸引去注意力。漸漸地,我目光的焦點轉移到了窗外,筆也停下來了,左手撐著頭,感受夏日偶來的涼風吹上我的臉,這真的是炎熱溽暑裡,最大的享受。

正當我心神逐漸飄離課堂,往山林裡飛去時,突然背後被一尖銳物品戳醒。從半夢半醒的幻境中,又回到課堂上。我忍不住回頭瞪著後座的傢伙,同時也是交情最好的同學——小鐵。

「你幹嘛戳我,很痛耶!你還拿藍筆,制服上會有痕跡耶!機車勒!」我轉過頭,狠狠地瞪著小鐵。尤其看到他戳我的凶器之後,我火更大了一些!沒有人喜歡在睡覺時被吵醒的!

「前面!看前面啦!」我本來以為小鐵會露出平常整我的靠北臉,恥笑我一番。但是他卻馬上低洗頭,小聲的暗示我些什麼。

「許灝偉!上我的課你居然敢給我看著窗外發呆,還要睡著了!你膽子也太大了哈!」我都還沒反應過來他在說什麼時,突然就平地一聲雷響起,把我炸得內酥外脆。

我低著頭,只能像龜孫子一樣,接受臺上老師的砲轟!誰叫他是出名的火爆脾氣,明明自己上課內容無聊死,好好五十分鐘的數學課,聽他屁他昨晚又去買了什麼、看到什麼,他多厲害多棒,就消耗了快四十分鐘,哪來的精神陪他講古啊!但是小鐵也太不夠意思了!居然不早點提醒我。

我偷偷用眼尾的餘光往後瞪著小鐵,他只露出個無辜的表情,好像再說他已經盡力了,愛莫能助。

「別看了!許灝偉你自己打瞌睡還想簽拖林鐵丞沒叫你嗎?」在我跟小鐵眼神交流的同時,另一聲雷又了劈過來!

「林鐵丞你別以為你沒事!滿課本都是塗鴉,你剛剛有在上課嗎?你們哥倆好一對寶啊!半斤八兩,亂七八糟。都給我去外面罰站!一人站頭,一人站尾!別想趁機聊天,出去。」結果第二道雷不是劈在我身上,可憐的小鐵被颱風尾掃到,是挺倒楣的。但我可不會同情他,反而有點幸災樂禍的笑了。不過老師也真奇怪,自己根本都沒在上課,還怪人課本上都是塗鴉,莫名其妙。

我跟小鐵無奈的站起來,離開位置,走出教室,一個人站在走廊上教室的前端,另一個人站在教室的尾端。雖然距離這麼遠無法講話聊天,但是也不太妨礙我們溝通。都這麼熟了,一個眼神搭配些許小動作,就大概可以知道他想說什麼。同樣的,他也可以瞭解我說的是什麼。這樣也好,與其在教室聽屁剛上課,不如到走廊上吹風看看風景。



班上同學的感情也都不錯,整天嘻嘻哈哈打打鬧鬧的。或許純男生班的互動,大家處得都像是哥們一樣,都膩在一起、抱在一起、靠在一起。其中就屬小鐵跟我感情最好。

也不知道什麼原因吧,我們就是特別合得來,座位要坐在一起,下課時去哪都是兩人一起行動,不管是去福利社還是去廁所,通常都不會落單,如果自己去,還會被另一個人抱怨。

「幹,你們是女的喔,連上廁所都要一起!要不要連大便都同一間啊!」有時候連同學都看不下去,被靠北了很多次。

「啊你是有好到哪去喔,不然你們幾個幹嘛一起來上廁所,是要多P膩!」小鐵馬上不甘示弱的嗆回去。結果就是,大家在廁所打起水仗來。當然不是用尿,是水龍頭的水!

最後的下場就是在場所有的人一人一支警告,然後中午不能午睡,在集合場上罰站。美其名就作協助我們把衣服晒乾,講難聽的就是體罰!不過大家靠蠻近的,打打屁聊聊天就過去了?

高中的生活好像總是在這樣的事情中,一天一天過去,每天都是上課下課、讀書打球、吃飯睡覺,然後跟同學們聚在一起幹點蠢事。太陽下山又升起,新的一天又來了。



青春期的賀爾蒙總是特別旺盛,許多同學開始跟其他班的女生傳起紙條,還都要折成愛心型的,是深怕教官不知道這是情書嗎?漸漸的比較少看到,男生跟男生晃在一起,通常都是在學校的各個角落看到一男一女躲起來講話。幾個常常混在一起的同學,都這樣叛離了。到最後,只剩下我跟小鐵還是雙宿雙棲(?)的膩在一起。

小鐵長得其實很好看,雖然不是很高,但是壯壯的,愛打籃球所以曬得黑黑的,講話很靠北的好笑,笑起來一排牙齒都會發亮。而我好像就沒有什麼特別的,很一般的髮型,運動也不在行,功課也普普,就是一個很一般的死高中生。

小鐵的行情很好,有時都可以看到有女生轉交給他的愛心型字條,不過他都看完之後,馬上丟到垃圾桶。也很少看到他跟哪個女生躲在角落聊天。

「ㄟ~你也太挑了吧。這麼多女生跟你告白,你都沒興趣喔!」有一次,又有女生跟小鐵說完話後,落寞的離去。我忍不住問他到底在想挑什麼。

「沒有啊,就不喜歡啊。」他聽完我問題,有點斜斜的丟了一個白眼過來,然後就轉過頭去,繼續往前走。

「是吼!都沒喜歡的,也太挑了吧你!到底是要什麼條件你才要啊!我幫你物色看看!」我戳了一下他的額頭,繼續窮追不捨得追問。

「有喜歡的,但是他不知道我喜歡他。」沈默了一下,本來不太想理我的小鐵,突然抬起頭來看著我說。

「真的假的!暗戀耶!天啊!你居然有暗戀的人,想嚇死誰啊!是誰是誰?快說!」本來只是在瞎鬧小鐵的我,聽到這個回答真的被嚇到了!馬上一直追問小鐵對方的消息。可是小鐵死都不說,就是不肯回答我問題。

「你也太不夠意思了吧!跟我說是有差逆!我又不會說出去!」我繼續死纏爛打的追問小鐵,但是他還是死都不說,真的氣死我了。

小鐵突然停下來,把我推到樓梯的轉角,附近都沒有其他人。

「幹,不過鬧你一下,你就要揍我喔,算什麼兄弟啦!」我本來以為他被我惹毛了,要揍我。尤其當他把我推到牆上,雙手撐在我身體兩旁時,我真的覺得死定了。

我眼睛閉上,準備好承受即將到來的痛楚。結果遲遲沒有拳頭落下,反而有個軟軟的東西貼在我嘴唇上。小鐵把我架住,親了我一下。我整個傻眼了!

我還沒反應過來,小鐵就跑走了,只剩石化的我在樓梯間繼續僵直。

之後問了他好多次,他幹嘛親我。他每次說的理由都不一樣,說我太吵、說我太機車、說我太煩,所以想嚇我一下,省得我繼續煩他。但我總覺得哪裡怪怪的。不過最後也懶得去想了。

繼續又是一天一天的過去,我們也開始被升大學的壓力壓得喘不過氣來,已經沒有人有心力去管除了考試分數科系以外的東西。就這樣讀書考試,考試讀書,畢業典禮,大學聯考。

跟小鐵考上不同地區的大學,不管高中感情再好,最後都要分道揚鑣了。

大一的一開始,跟同學們都不是很熟悉,反而是高中的同學更常有互動。但時間培養起情感,大學同學每天互動往來,總是比難得見面的高中同學來得親熱些。就也慢慢的轉移了交友圈。

高中的記憶,就像是過去的課本一樣,曾經留下許多努力的痕跡,但最後不是被丟棄,就是被收藏在某個角落,不曾丟棄,但也不曾想起。

即使是曾經那樣要好的我跟小鐵,也抵不過這樣的改變,最終彼此都只剩下「高中同學」這個稱呼。


※※※※※※※※※※※※※※※※※※※※※※※※※※※※※※※※※※※※※


上個月突然接到了一通不知名號碼的來電,本來以為是廣告、保險,或是援交妹。但是反覆打了很多次,還是接聽了一下。

原來是要舉辦高中的同學會,都畢業十多年了,大家都三十好幾了才要舉辦第一次同學會,也太突然了吧。而且幾乎所有的同學都沒有再聯絡了,大學時還偶而會一起吃飯唱歌,但是等大家陸續當兵出社會了,互動少了更多。高中同學真的只是記憶中的一個過去,不存在於現在的生活中。

想想也好,也很久沒有看到老同學了,一起吃個飯也不錯。這時才突然想起來,我跟小鐵曾經那樣要好,但是好像也好多年沒有聯絡,更別說一起出門吃飯聊聊天了。

所以還挺期待畢業這麼久之後的同學會。

在同學會的場上,大家吃吃喝喝聊聊近況,雖然很久沒有互動了,但是大家都還是跟以前一樣。白目的人還是白目、靠北的人依然很靠北,大家都沒有變,真好。

唯一比較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大家陸續成家,有些人甚至孩子都生了。每個人嘴裡說著的不是工作經,就是爸爸經,拿著自己小孩的照片到處跟別人炫耀,好像全世界只有他自己的小孩最優秀最可愛。連小鐵也是這樣。

酒過三巡的小鐵,紅漲的臉,正拿起手機,一直連播著自己兩個小孩的照片,跟老同學們炫耀自己小孩多可愛、多聰明、多貼心懂事。看著他們這樣,真的讓我覺得是不是該結婚定下來了。看他們這樣幸福安定,好像也不錯。

我在心中暗暗的決定,是該跟茹君求婚了。她也快三十了,不好繼續耽擱下去。就這樣吧,找個好時間,跟茹君求婚,然後生個最可愛的小孩,下一次同學會我就可以拿著照片電爆其他同學,一定是我的小孩最可愛了!

吃飽喝足大家也都醉得差不多了,同學會也接近尾聲。大家交換了工作與生活的近況,也交換了許多老同學的聯絡方式,彼此約好了私下再出來聚聚,不要再把感情落下了。

餐廳的門口,聚滿著同學。比較清醒的人,一一把喝掛點的人送上計程車,然後再各自回家。而小鐵當然是由我來送,自己的好哥們,怎可以靠別人呢,當然是我來。

門口已經沒剩下多少人了,我跟小鐵也有一搭沒一搭的的聊著。他的計程車終於來了,我把他扶上車,還在醉的他,抱著我嘟嚷著我聽不懂的話,然後緊緊的抱了我一下。

我笑著將車門關上,準備揮手跟他說再見。

「小偉,你以前不是一直問我,那次幹嘛親你嗎?」小鐵突然把車窗搖下。雖然他的臉還是紅通通的,但眼神卻沒有剛剛那樣的迷離,整個很清醒的看著我。

「你不是說這樣是讓我不再煩你的最好方式嗎?」小鐵突然提起陳年往事,害我不僅莞爾了一下。

「......」小鐵看著我沈默了。

「好啦,快回家吧,你的小孩一定還在等爸爸的晚安吧!路上小心」我招呼司機開車,一邊跟小鐵說再見。

「阿偉!我當時喜歡的人是你!」小鐵從已經開動的車窗裡,探出頭來,對著我大喊。

我,看著逐漸開遠的車子,就像十多年前小鐵親我的那個下午一樣,傻住了。


杜甫《贈衛八處士》

人生不相見,動若參與商。今夕復何夕?共此燭燈光。
少壯能幾時?鬢髮各已蒼。訪舊半為鬼,驚呼熱中腸。
焉知二十載,重上君子堂。昔別君未婚,兒女忽成行。
怡然敬父執,問我來何方?問答未及已,驅兒羅酒漿。
夜雨剪春韭,新炊間黃粱。主稱會面難,一舉累千觴。
十觴亦不醉,感子故意長。明日隔山岳,世事兩茫茫。




創作者介紹

夜裡的寂寞總與眼淚嗚咽成聲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臺語是客家話
  • 文後有詩,真好。 :D
  • 十把刀
  • 喜歡這篇的節奏感跟主人翁
    快速明朗而直接
    但最後還是留有一點空間和韻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