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親愛的你好嗎?

在那個大雪的夜裡,我轉過身只見那一輪橘紅的月,
而你就這樣消失無蹤。
雪地上,只有我來時的步履,
而你的身影之下,徒留一絲銀光皎潔。

揉了一下雙眼,迷濛間,看見你軀體飄移,
穿過林間、越過溪水,朝向天際的月踏去。
你始終高高在上,讓我總要抬頭仰望你的笑,
只是這次的距離,太過於遙遠,我無法追隨。

你在那邊,一切好嗎?

最近有時候在路上,看到高高瘦瘦的平頭男子,都會誤以為是你。或許我沒有實際的感受到你的離去,所以可以裝作你還在。就像我們分手過後的第七年,我們才又當回了朋友。

這次的失聯,我可以當作是我拒絕你復合後,你的小心眼報復嗎?反正我們也不是第一次失聯又重新聯絡上。 或許哪天你又會突然出現在我家巷口,問我說:看到我開心嗎?

我會很開心的,不管是以哪種形式的再相見。誰叫人一輩子的第一任,就只有一個,而我的第一任是你。

突然好想你,很單純的想念你。想念我們朋友般的互動,可能多一點,又不會多太多,就像我喜歡喝的一分糖飲料一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arate 的頭像
zarate

夜裡的寂寞總與眼淚嗚咽成聲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