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文字,就只是文字。 如果說了,就不有趣了。
隨著蜿蜒的山路,小型遊覽車在柏油路上,一路持續的前進著。四個多小時的車程,雖然心中已經有點不耐煩,但看著車窗外的景象,漸漸遠離城鎮,觸目所見的景色,由灰白的建築物,逐漸被鬱鬱蒼蒼的樹林取代,連天空看起來都比山下藍。在隨車導遊的歡呼聲中,我終於到了有「黑色部落」之稱的司馬庫斯!

司馬庫斯因為開發的時間比較晚,甚至到民國六十八年才有電力能使用,所以被人稱為「黑色部落」。跟其他的原住民部落比起來,司馬庫斯的路途真的特別遙遠,甚至連唯一對外交通的山路都非常狹小。在路途中,我總不禁懷疑這樣偏遠的地方,真的適合人居住嗎?住在這裡,真的快樂嗎?

剛踏下遊覽車的我,還來不及好好思索這個問題,司馬庫斯的自然美景似乎已經給了我答案。這裡的空氣沒有城市中的廢氣,這裡的藍天少了高樓大廈的阻擋,連人們的嘴角上都掛著比太陽還要燦爛的笑容。我相信居住在這裡的人們,是最快樂的一群人了。

邊想著這個,邊拿好行李走下遊覽車。一踏到地面,就忍不住把自己身體凹一凹,伸展伸展筋骨,還邊發出了奇怪的舒坦嘆息聲。一路坐了好幾個小時的車子,還是左彎右拐的崎嶇山路,真的覺得全身骨頭都要散了。好不容易下車了,就忍不住學起小丸子的爺爺,左三圈、右三圈做起了健康操來。

「噗嗤,哈哈哈~」

正當我很蠢的伸展自己酸痛的身體時,旁邊突然傳來竊笑聲。我才想起來這四周都還有其他人在,但是笑到讓我聽到,這樣也太丟臉了吧。我有點惱羞的轉向笑聲傳的地方,想看看是那個白目的傢伙,這麼不給面子,笑得這麼大聲,這麼爽朗。

結果在我還沒有看清楚那個傢伙的臉之前,先看到的就是與黝黑皮膚形成強烈對比的白牙,還有極度燦爛的笑臉。是個原住民男人,我想應該是當地人吧,不然不太會有其他部落的原住民,特地搭很久的車子到別人的部落來兩天一夜的參觀吧。

沒有很高,大概也就比我高一點點,應該不到175吧。半長不短的頭髮,原住民常見的黝黑膚色,整張臉最突出的是那雙很亮很大的眼睛,雖然臉骨很深邃,那依然透出光芒。穿著泰雅族的傳統服飾,拿著麥克風、背著一個擴音喇叭,就在我右邊兩點鐘方向,正笑得腰彎到站不直,不斷抽搐著。我只能惡狠狠的瞪著他,不過整個臉都因為太丟臉而脹紅了。

「咳——咳——大家好,歡迎來到上帝的部落司馬庫斯,我是你們今天的導覽人員,Yawei Kinci 亞維‧肯吉。請大家拿好您的行李跟著我一起先去房間放行李唷!」那個傢伙看到我在瞪他,笑聲嘎然而止,馬上裝作一副沒事的樣子,拿起麥克風,對著我們這一車的所有人說話。

我只好忿忿的拿著我的行李,跟著大家一起隨著這位肯吉先生前進。不過他也不光只是引導我們去居住的房間而已,從剛剛停車的廣場開始,沿路上看到許多泰雅族的木雕,或是部落的房屋,他都會一一的向我們介紹。短短不到200公尺的路,我們就走了快半個小時,一路走走停停,聽了不少泰雅族的故事,也聽了很多關於司馬庫斯的歷史,順道也知道了餐廳、雜貨店、還有部落內各個建築物的位置。

雖然剛剛被他偷偷恥笑了一下,但也不由得被他的談笑風生所吸引。動人的故事內容,搭配上他充滿磁性與感情的聲音,還真的會讓人彷彿看到他口中所說的那些畫面。不時有其他旅客提出問題,他也都能一一回答,而且充滿幽默感。我站在人群的最外圍,還是可以感受到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陽光感覺。

只是有時候,當他視線環繞全場,與我四目相對的時候,總覺得他那雙又大又亮的眼睛,突然多了一點戲謔。害我又想起剛剛的糗事,然後用嘴角壓不住的微笑,回應我惡狠狠的瞪視。

導覽結束後,大家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間,放好行李,就過去餐廳用餐了。但除了食材中的馬告外,菜色花樣跟中午在內灣吃的好像沒有差太多。本來以為所謂的部落風味餐,會與平地吃到的菜色差很多,但還真的是部落風味餐,每道菜中幾乎都有馬告,充滿濃濃的部落風味呢!餐後有部落的教會活動,其實因為信仰的差異,所以我對此還真的沒有抱什麼期待,不過都遠道而來了,還是去感受一下不同的風俗也不錯。

進入會場不到十分鐘,我就開始有點不耐煩。不是因為表演節目好壞,而是真的因為宗教差異,我始終進不去那個氛圍裡。又繼續忍耐了一會,我便先離開了。我寧願自己到處走走看看這個部落,對我來說還比較有吸引力。

走出了教會,整座山都黑了,只剩下一些建物還點著燈,不過最亮的還是辦著活動中的教會,像是黑暗中的炯亮的火炬,照耀著四周的林木,也帶給眾人歡笑與信仰。

或許多數的人都在教會中吧,整個部落裡沒有看到多少人在行走。但我很享受這樣的感覺,在空無一人的深山部落裡,四處遊蕩著,感覺很舒服。沿著道路慢慢往上走,路過了商店,也經過了一些住宅區。慢慢的,人煙越來越稀少,除了腳下踩著的道路外,我似乎已經進入了沒有所謂「都市文明」的土地。難得能感受沒有太多人為造作的風景,是我此行最期待的享受。

我在路邊找了一塊還算乾淨的地方坐下,左右都是半個人身高的草叢,腳前方就是山谷。雖然是夜晚,漆黑的一片,什麼也看不到,但在這樣的空間裡,我聽見了山嵐的聲音。這是在城市裡,怎樣都無法感受的體驗。風在山與山之間吹動,帶著呼呼的呼呼的聲響,不急促也不緩慢,就像一泉在山巒間流動的溪水,平順而和緩。

「ㄟ~你不是那個左三圈又右三圈的那個嗎?」當我沉靜在這樣美好的冥思中,從身後突然有一束光芒打到我身上,還伴隨著一個討人厭的聲音。是那個該死的啃雞先生!

獨處被打斷,我也沒有情緒繼續呆坐,猜想時間也應該差不多了,就想說回房間休息好了。站起身來,因為還是有點惱羞,所以面色有點僵硬的走過他身邊,準備順著來時路回去。也不想跟他多說些什麼。

「你還在生氣喔!」我的手被抓住,用了一點力氣,抓得有點緊。

「對啦!放開啦,你幹嘛?我要回去了。」甩了甩,還是無法掙脫他的手,只好抬頭看著他,帶了一點不爽的眼神。

「吼唷,我又不是故意的啦!你自己那麼好笑!」他還是抓著我的手,嘴裡說的好像是解釋,但卻只是讓我火氣更大!我立刻轉身,不管他是不是還抓著我的手,執意要回去了。

「好啦好啦!對不起啦!不要生氣了啦!我帶你去一個地方,比這裡更棒,是我的秘密基地唷,沒有其他人去過耶!那裡超漂亮的啦!好不好?當做跟你對不起啦!」他看我好像真的生氣了,很緊張的道歉,批哩啪啦的說了一長串。

「喔,好啊!」看他還挺誠懇的,而且好像可以去到一些一般遊客去不了的地方,還挺吸引我的。

「不生氣了吼?真的吼?」他聽我答應了,但是好像還是覺得我騙他,反覆跟我確認我是不是真的要跟他去。

「對啦,不是要帶我去,走啊!」看到我是真的答應了,他整個臉都笑了起來。頓時間,好像看到了滿天星斗的光芒,從他臉上飛入了夜空,那樣的耀眼跟燦爛。

跟著他並肩走著,慢慢的越走越遠,也從人工鋪成的石子地,走到了原始的林地。我不知道這是哪裡,只感覺我們開始慢慢的往下前進。沒有了人為的道路,當然也沒有了路燈的照明,有著只有他手上拿著的超大功率手電筒,照亮我們面前的路。一路上他不斷絮絮叨叨的說著,我只是當個聽眾,聽他說著他的故事。

原來他是在部落裡出生的小孩,但父母從小就把他送下山,希望他能多念一點書,日後可以換來一個好的工作,可以有不錯的成就。雖然懂事之後他就是在都市長大,可是他卻始終掛念著小時候的山林。每年定期返家的那些日子,總一再加深他想留在故鄉工作的念頭,即使只能溫飽,即使沒有太大的成就,但他就是無法忘情於這片山林。最後讀完大學,當完兵,他回來了,也不想走了。

他一直說著說著,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跟我說這麼多,只是在這樣伸手不見五指的夜間山中,有個人在身旁不斷說著話,雖然有點可怕,但也不會讓我覺得害怕。

「這裡開始很難走,你要抓好我的手喔!」話還沒說完,他就牽起了我的手。不是說抓嗎?怎麼變成牽著?

「ㄟ,你.......」

「就說要抓好啦,不然等等滑倒怎麼辦啦!」

我想掙脫他的手,但卻被他更有力的握著。掙扎了幾下,也還是無法掙脫,就算了。不然如果真的跌倒受傷怎麼辦。本來絮絮叨叨不斷說著話的他,突然安靜了下來,要不是眼前的手電筒光芒,還有緊握我的手的手,我真的以為只有我孤身一人。

當四周的聲響都消失,沒有蟲鳴,沒有風滑過樹梢的聲響,人身上的聲音就特別的清楚。他的呼吸有點急促,不知道是因為一路走來的關係,還是什麼原因。交握的手心,我的脈搏跳動得特別清楚,噗通噗通的,是我的心跳聲嗎?還是他的?

我不知道。

兩個人就這樣沈默的走了一陣子,明明四周悄然無聲,卻又覺得萬籟有聲,隨著步伐的踏下,噗通、噗通、噗通的,一路蔓延不盡。

又走了一會,我聽見了潺潺的水聲,原來我們一路往下,是要到河邊啊。

「呼~終於到了!快來!」肯吉吐了一口大氣,放開了我的雙手,快步的往前跑去。

「喔,好,等我啦!」突然被放開的手上還有他的微溫殘留,我也不能表露出什麼遺憾或眷念的神情,只能快步的跟上他的步伐,走到河邊。

「小心喔,跟著我走的位置,注意石頭,不要踩錯,不然你就會掉到水中濕答答了唷!」肯吉在河床上左右跳躍著,好像踩著什麼特殊的腳步,我只能亦步亦趨的跟著他,不然如果真的如他所說,掉到河裡就慘了!

「快來,這邊這邊!」肯吉跳上了一塊超大的石頭上,立刻躺平了!

這塊寬敞的石頭,好像是一個天然的平臺一般,快有一張單人床的大小,就這樣從河岸延伸到河床中間。一大半露出水上,一半深植在河床裡,河水流得沒有很快,沒有什麼激起的水花,石頭上很乾爽。

看著肯吉躺平,我也跟著躺下,與他肩並著肩,一起看著夜空。河水淙淙的流著,偶而衝擊上石頭,濺起一些水花,泙泙淜滂的作響。還帶著一點涼風,跟剛剛的山嵐相比,這裡真的更舒服。

「ㄟ~不要閉上眼睛啦,不然你怎麼看到最美的地方!」當我舒服到闔上雙眼,肯吉的聲音馬上傳來,要我張開雙眼好好的看著。

身體平躺在石塊上,睜眼就是天空。是一片充滿星星,甚至還有銀河的星空!深紫暗藍如黑的天空,有著數不清的光點,大多都是白的,有些看起來好像是其他顏色,但整體看來,就是夜空滿佈著數不盡微小但卻燦爛的光輝。

「哇!!!」我真的除了哇以外,我說不上任何語詞來形容我當下的衝擊。這遠不是在充滿光害的城市所能體會的,日常能見到兩三點星輝就已經滿足的我,看到這樣不可勝數的星空,我除了張大嘴巴的呆滯外,我沒有半點行為能力。

「很美吧!沒有騙你吼!」肯吉看到我整個呆傻的樣子,忍不住洋洋得意的跟我邀功,嘴角上揚的微笑,還有聲音中得意的語氣,都顯示他現在非常的爽。

「嗯!」無法自己的我,沒有精神去理他,只能一直定著星空看,發出無聲的哇哇哇。

「肯吉謝謝。」過了好一會,我終於從這樣震撼的美麗中回神,馬上謝謝讓我看到這美景的他。

「就說要當做跟你對不起用的啦!幹嘛說謝謝,嘿嘿。」一直都是大剌剌的他,居然也有害羞的表情,不過大概照明不夠亮,他也黝黑,看不出來他是不是臉紅了。

我們繼續躺在石頭上聊天,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天上的星星越來越亮,我也越來越認識肯吉這個人。真的就是個很單純很可愛的原住民大男孩,或許回到部落對他而言才是正確的選擇,讓他得以這樣的天然。

「ㄟ~想不想下去泡泡水啊!」肯吉突然坐起身來,也把我拉了起來。

「泡水?水看起來很深耶!我不敢!」我頭探出石塊外看了一下河面,烏漆嘛黑的,我雖然會游泳,但也不敢在這樣的地方游泳。

「不要怕啦!水不會很深啦!我都在這裡游泳的耶!不然我先下去!」他話剛說完,馬上脫掉他的上衣,還沒等我回應,就跳了下去。

「快下來啊!很舒服的啦,不要怕!我會抓住你的!」在水中的肯吉,露出頭跟肩膀,一直鼓吹我也下去。

看著他這樣,其實很愛水的我掙扎了一下,也忍不住脫了衣服,也跳了下去。河水有點深,突然踩不到底,畢竟這不是我所熟悉的水域,我突然害怕了起來。整個人在水中掙扎,很怕自己會沈下去。

「不要怕,我說我會抓住你的。」我的腰間突然被抓住,是肯吉的雙手,很熱的雙手,從身後緊緊的環抱住我,在我耳際說著話,安撫著我。

有東西可以抓住,我的心情才慢慢的平復下來,也不緊張害怕了,才想起來自己其實會游泳的。泡在冰涼的溪水中,很舒服。背後傳來了陣陣熱熱的體溫,是肯吉的胸膛。

他緊緊的抱著我,沒有想鬆手的感覺,我也沒有去提醒他。兩個人就這樣靠在一起,感受彼此的溫度,在冰涼的河水中,逐漸增溫。

肯吉緩緩的把我轉過來,我們兩個面對面,靠著非常近。他慢慢的靠近,額頭貼著我的額頭,鼻尖碰觸著鼻尖,雙手依然還抱著我的腰,沒有放開。

河床上倒插的手電筒,暗暗的提供著些許光亮。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看到他的手泛著銀光,不知道是手電筒的光,還是天上灑落星光。

我們連呼吸都混在一起,鼻吸鼻吐,都是他的味道。

然後他吻了我。

我們身體貼得更緊,沒有一絲的縫隙。








隔日,當我坐上要下山的遊覽車前,我始終找不到肯吉的身影。

或許如他昨晚說的,他是這片山林的孩子,而我屬於山下的都市,我們無法委屈對方配合自己,也無法消除自己迎合彼此。離開了山,他不是他;遠離了都市,我也不再是我了。

但我只是想說跟他聲再見。只是想說聲再見而已。

遊覽車緩緩駛離廣場,往山下前進。我坐在窗邊,不停的向外尋找他的身影,但還是找不到。我難過的靠在椅背上,難過的生氣的埋怨,為什麼連句再見也不願意給。

突然手機訊息聲響起。

「看窗外。」看到了訊息,我立刻抬起頭,看到了那雙又亮又大的眼睛。他只是一直看著我,目送我著離開,不揮手,也不搖頭,就這樣一直看著我。

「不說再見,是因為我不想告訴自己,你將離去。我等你回來的時候,我們再一起去看星星。」

回到山下,回到了所謂的都市文明,我卻始終想著那夜的星空,跟那個吻。


今夜鄜州月,閨中只獨看。
遙憐小兒女,未解憶長安。
香霧雲鬟濕,清輝玉臂寒。
何時倚虛幌,雙照淚痕乾?
——杜甫〈月夜〉
創作者介紹

夜裡的寂寞總與眼淚嗚咽成聲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十把刀
  • 不知道你對我還有沒有印象?(笑)
    在TT上就很喜歡你這系列的文章,結果好久沒出喔@@(都忘了去催稿XD)
    剛剛恰巧在甲板上看到,結果真的是你!
    司馬庫斯真的是個好地方:)
  • 哈哈 我記得啊

    特地貼到TT去,就是因為你會回XDDD

    沒想到你也有在甲板上!

    zarate 於 2013/04/22 06:13 回覆

  • 十把刀
  • 哈哈,上了大學,自然也就開始用批踢踢了
    能被記得感覺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