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濫情的人。

不管從哪個角度來解釋,我始終都是一個不知道為何有這麼多情感的人,對於各種人、事、物,我總有比一般人更多的感受。要說是敏感?還是纖細?或者只是想太多。其實我也不知很清楚,我清楚的就是,我不過是順從我自己想做的事,所以我做了。

可能又是根源自我的任性吧?

上週末終於把我延宕多時的房間整理計畫付諸實行。實在是因為我這不到四坪的房間,塞了太多太多的東西:五個書櫃、一個衣櫃、一張書桌、一張單人床、床頭櫃、三層櫃、六個儲物箱,雖然我住得很怡然自得,但最近也開始想要大一點的空間,不想繼續壓迫自己。

剛好我娘突然也開始要我把這個書櫃清除掉,所以就整理了,而且是在某天的晚上11點開始,是該怎說自己這個起心動念就要馬上行動的個性呢~

經過了累積幾個小時的搏鬥,我清掉很多不必要的東西,東挪西擠,整整把一個落地大書櫃的物品都整理好,分配到其他四個書櫃上。於是,這個書櫃就要面臨被丟棄的命運了。

說到這裡,我就覺得有點捨不得。

這是我的第一個書櫃,完全屬於我自己的書櫃。它剛來的時候,也是我家唯一的書櫃,因為家裡只有我是會看書買書的人。我已經忘記它是什麼時候到我家的,但我想應該可能或許是我國中的時候吧。距離今天也有十五年左右的歷史了,但我也一直不覺得我對這個家具有什麼特殊情感。人性總是如此,當在身邊時,總不會去珍惜,直到失去了、沒有了,才會開始重視。

看著被清空的書櫃,不由得浮起了一點哀傷,對照過去被我塞滿滿書籍跟物品的書櫃,這樣的它看起來好悲涼、好脆弱、好無助。心中是有想過,能不能繼續保留它,可是,留著又如何呢?繼續回到之前那樣塞滿滿許多不捨不願丟的無用之物嗎?

我無法,當我看到更好的以後,只要能達成,我都會迫使自己去做,不管是不是會累會痛會辛苦,我無法要求自己不成長。

所以我還是還是通知公所來清運大型廢棄家具。

是的,廢棄家具。有點酸酸的形容詞,廢棄。


剛在元元爹的協助下,我們把它搬到了路邊,等待明早公所來清運。在房間已經很無助的它,在夜晚的路燈下,更顯淒涼。明明只是個書櫃,我卻好像是遺棄了一條生命似的。

回到了房間,坐在電腦前,打著字。怵然以驚。我突然不習慣,我的背後少了一個書櫃,少了我的第一個書櫃,陪伴我十五年的書櫃。

看著牆上它遺留下來的痕跡,刺痛我的眼睛。雖然房間的空間多出了一大塊,我的心中卻少了塊什麼似的.........





寫到這裡,突然想到,前幾年當奶奶過世,老家失去了主人。經過一個月的喪事,奶奶終於下葬,我們也終於要回臺北了。

在離開老家前,我自己走到天井,對著空蕩蕩的屋子,鞠了一鞠躬。

我也不知道是為什麼,就覺得是該感謝它們這麼多年來的照顧。

說了聲謝謝,然後眼淚滾了下來。

我不知道我是在跟屋子道別,還是跟逝去的長輩道別。

從此,我就是個沒有爺爺奶奶的小孩了.................
創作者介紹

夜裡的寂寞總與眼淚嗚咽成聲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