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13】

如果不是從我們系上畢業的人,或許很難懂得為什麼我對系上感情這麼深。尤其認識其他學校、科系的朋友後,更能感覺老師們對我們這些學生,真的像是照顧自己的小孩一樣。也難怪我們都把老師當自己的長輩來尊敬。久不見,很難不想念。脫離學生身份後,更是明顯。

有讀過研究所,這感覺會更放大,因為研究所時的小班教學,上課不只是接收,而是跟老師做互動討論報告,課後又有許多交集。跟朋友許久不見都會想念,更何況對於這樣讓我們充滿孺慕之情的老師。

工作一年多終於穩定了,我也終於可以回學校去看看老師了。

回輔大的方式有很多種。我可以如前六年一樣,騎四十分鐘的車,從新店、中和、永和,一路到板橋與新莊。像不起眼的水珠匯流於車潮中。我也可以像後來幾年一樣,跳上918,一路晃晃悠悠的到新埔後轉搭802,再繼續晃到輔大。但大一時,鐘老説,等我們讀到博士班,就可以搭捷運來上課了。

博士班,我暫時無法讀了。但我還是想搭捷運,搭這個荼毒新莊交通十年,搭這個我期待多年,已轉化成某種對未來期待希望的象徵。

終於可以回家了。

捷運真的很舒服,不用顛簸,不用日曬雨淋,真羨慕現在的學弟妹,可以這樣舒適的來上學。

一出捷運站就遇到趙老師,一路走在老師身旁,跟老師邊走邊聊到系上。所有的老師感覺上都沒有變,唯獨趙老師。老師突然整個人都老了的感覺,看了好心疼。不過老師還是一樣擅長收集各種資訊,真覺得老師會拿出小卡片記錄他問我的事情。

回來之前就很怕跟老師說話會說到哭,果然真的發生。

李毓善老師說話一樣是那樣溫柔,從大一就覺得聽老師課,真的有如沐春風之感。老師真的太像奶奶了,聊一聊,很多對系上的感觸,工作後想念學校、想念老師、想念跟同學跟學長姐一起讀書的感受,都跟老師說了出來。忍不住就落淚了。一直努力忍住,但被老師抱了一下,淚水還真的忍不住。

研究所時,我最愛的是胡幼峰老師。也不知道為什麼,從大三的詞選後,就很喜歡老師。老師的課我每次都要搶第一排來聽課。到了研究所,再度聽老師上課時,真的很感動。還記得碩二有次老師帶我們去陽明山採海芋,老師在公車上跟我說,她覺得我讀碩士班讀得好開心,覺得我整個人非常快樂。那時候,真的覺得老師很關心我。我真的覺得讀書快樂。不過老師因為還有導生約談,就不留我下來聊,要我找周末跟另個同學一起去找他喝下午茶。

意外的剛好是教評會,本來遇不到的鐘老回來開會,好久沒師生相談了。還聽到很多跟工作有關的秘辛!老師還是一樣的風趣,也還是一樣的攬很多事情在身上。

跟王公還有樾師小聊了一下。樾師很關心近況,王公很瞭解現在的國中教學脈動。沒有跟金老師多聊,老師都有事在忙,只能打個招呼。

一如往常的,遇到胡老爺都會被老師挖苦XDD孫拔也還是一貫的會用欺負學生的方式來表達他對我們的照顧。

最後要離開時,被胡老爺跟孫拔一起捶了幾拳,作勢踢了幾腳。旁邊大學部的學妹傻眼XDD老師還說:這就是我們對待校友的方式XDDDDD

另外,文園菜色十年不變,中午去吃,跟十年前剛上大學吃,味道一樣,只是變貴了!!!

系館柱子還是很好靠,那個階梯承載了我們這些賴在系館的同學們四年的記憶。望出去,沒荷花的荷花池一樣噁爛的綠,文廊還是一樣,只是大二被砍掉的柳樹又長了,還比過去更高更大。

一切都沒變,又好像都變。學校的氛圍一樣溫馨,老師們還在,同學們卻都不在了。

一切都變,也都沒變,我更想回來唸書了。
創作者介紹

夜裡的寂寞總與眼淚嗚咽成聲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