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02】

工作因為有時候涉及的範圍很廣,所以舉凡政府單位公家機關常會有公文往返,有時還會跟藝文團體有互動,例如我超愛的雲門,就有跟他們談過授權。當然更常跟一些作家互動,有時都有很多一般讀者所不知道的感觸。

今天下午跑去錄音室,當然不是去錄唱片,我唱歌不好聽,又抖又會走。今天工作內容是跟錄,去監聽我們製作的動畫等媒體錄音,看看是否情緒到位,是否有字讀錯音等等。是有點無聊。但還是有好玩的地方,就是看同一個配音員卻能發出三四個人的聲音,真的很可怕,整個很像鬼附身一樣。

晚上教練課時,原住民肉壯可愛教練不知道腦袋在想啥,跟我說他有一個很好的朋友,最近也調過來,所以抓他一起來幫我上課。所以我同時有兩個教練在操我>////<

我想他主要目的是帶新教練熟悉環境吧~不過新教練也還挺好看的,買一送一嚕!



有時跟家人的互動,真的會覺得做任何事情,無論是關心或幫忙,只要我沒有完全照他們想要的去做,我就是孽子。更別說,我就是同志,還是出櫃的同志。

怎會有人天真的以為出櫃之後,生活都更順遂了呢?

出櫃,只是讓本來藏在海面下的暗礁浮出,無從躲避,然後硬生生的爬過去,還不能喊痛。

出櫃,是開始了更可怕的拉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arate 的頭像
zarate

夜裡的寂寞總與眼淚嗚咽成聲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