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午去了一趟長安西路,是去一位書法名家:張炳煌老師的工作室,為了拍一個書法教學的影片。

其實去之前,我對張老師的印象其實很少,要不是工作上的需要我應該不認識這位大家,我知道的現在書法名家,好像只有董陽孜老師,其他的書法家,我一概不認識,也沒有特別去欣賞。會喜歡董陽孜老師,也是因為最近董老師有太多的作品結合創意行銷,到哪都看得到,而且也因為不是很傳統的寫法,所以我才特別喜歡。

踏進張炳煌老師的工作室時,覺得還真的很普通,一側是工作室的行政人員位置,一側則是一大張長桌,看來應該是老師教學時的位置。兩邊的牆上掛滿許許多多的書法作品,有張炳煌老師自己的,也有其他人的作品。特別吸引我的,反而是兩座木架子上的各式各樣擺設品,有的是瓷器,有的是銅器,各式各樣都有。

跟老師寒暄一下,攝影師架設好器材後,就開始準備拍攝。中間當然有很多細節,但我也懶得記錄,至少我當下是覺得很無聊的,畢竟我不是主要負責人,架設器材也無從協助,就是在發呆。甚至開始拍攝後,我也是哈欠連連,因為一開始的部分是介紹文房四寶等事前準備的工具,真的很無聊,整個就很後悔來。

開始覺得有聽到東西,是當老師在介紹墨的時候,說到:磨墨,是很重要的一個事前準備工作,一部分是因為沒有墨就沒有辦法寫字,另一個則是因為,在磨墨的時候,可以沉澱心情,然後好好的思考一下,今天要寫什麼字。

雖然這應該是從國小就知道的書法常識,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今天反而成為閃過我心靈的第一句話,彷彿有什麼東西點亮了。把心靈沈澱下來,將思緒鋪平於腦海中,找出其中的精華,並且將其記錄下來,這個其實也是寫作上需要學習的事情。

靜,一直是我很欠缺的功課,我總是在急,做什麼都要快,都要有效率,還喜歡同時間處理多項事情,好像非得讓自己呈現得很忙碌,才覺得自己活著。我始終無法放慢自己的腳步,靜下心來思考與觀賞,什麼都是走馬看花,什麼都是匆匆一瞥,什麼都會一點,卻也什麼都不專精。

反省,思考,改進。

但真正感動的,不只是這裡。而是當老師拿起毛筆,筆尖接觸到宣紙上時,瞬間好像整個房間的力場都改變了,那是一種溢出來的專注,連帶影響到身旁的我們。看著老師手上的毛筆,隨著手腕的移動,一筆一畫逐漸在宣紙上寫出一個完整的中文字,那個時刻,我真的很感動,眼眶有點濕潤。

我不知道,原來現場看一個書法大家寫作,是那麼震撼,那麼有力量的一件事情。除了全神貫注外,老師所寫出來的一橫一豎,都是那樣的充滿美感,與董陽孜老師充滿創造力的書法美學不同,張炳煌老師當下寫的,是一種古典傳統的累積,永字八法是楷書最基本卻也是最重要的筆法,所有楷書的基礎,幾乎在其中。所以看一個永字,似乎就可以看到全部的書法字體。

在筆尖滑落的,我總不覺得那只是墨漬而已,我彷彿看到一個人的一生,一次又一次,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不斷的寫著,不斷的練著,窮其一的努力生,醞釀出一個個黑而發亮的字,落在紙上。用他的一生,寫字。很玄,我也不知道,只是看老師寫個字,為什麼腦袋就出現這麼多東西,充滿著感動,但是站在老師左後方的我,就覺得我看到了這些東西。雖然只是簡單的一個永字,卻包含了老師靈魂的所有精華,灌注在這八個筆畫上,寫出充滿力道又具有美感的永字。

第一次覺得我看懂了書法,也初步瞭解,為什麼有人說可以從書法上領略出一個人的精神,甚至可以從書法中頓悟,原來字不只是字而已。

我想,名家之所以是名家,必然有其道理,而我今天感受到了這個道理。


寫書法這件事,其實在我大學的時候,一直是我每年都想練習的能力,尤其每年暑假我都會拿出我的書法器具,然後好好練習,不過通常都持續不到三天。那時候所想的只是:中文系的人一定要寫一手好字。很莫名的理由,所以也無法讓我持續有熱忱,反正我的字很醜已經出名了。

本來已經放棄要練書法字這件事情,但是看完張炳煌老師寫字,內心似乎又燃起了火焰,我想寫出那樣好看的字。是不用到達什麼大家名家的階段,只是想要寫出一手端正美麗的字,期望有天寫出可以讓自己喜歡毛筆字。

Posted by zarate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