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文字,就只是文字。 如果說了,就不有趣了。
阿輝(十二)

我跟阿輝走入了我家的客廳,看到眼前的景象,腦袋中浮現的卻是古時候官府衙門準備拷問犯人的錯覺。

客廳裡坐著兩家父母四人,在電視對面的長型沙發上坐著阿輝的爸媽,而我爸媽則是坐在另一頭的兩個單人沙發上。

客廳裡瀰漫著一股詭譎的氣氛,凝重到似乎連空氣都成為稠狀,所有的動作都窒礙難行,無論是呼吸或是顫抖,都非常困難。在雙方父母的目光下,我跟阿輝彷彿都石化了,一動也不敢動,就像是被蛇盯上的青蛙。

沒有一個人開口,凝結的氣氛越發沈重。

能聽到只有急促的呼吸聲與重重的鼻息。呼吸急促的是我們,而重重的鼻息是兩個爸爸發出來的。但誰也不想先說話。

阿輝傲然挺立,仍然牽著我的手,毫不畏懼地回瞪著對面射來的目光。而我卻不敢抬頭去面對,頭低垂向下看著地板或是各個家具,就是無法像阿輝一樣抬起頭,站得挺挺的。



「爸~媽~你們怎麼來了?」最後還是阿輝出聲,率先打破了越來越凝重的沈默。

「我們怎麼來了?你還有臉問我?你們兩個現在是幹嘛?給我分開!丟人現眼啊!」就像是已經累積到滿溢的怒氣,終於有了宣洩的出口,阿輝他爸爸猛然地爆裂,砰的一聲,拍桌而起的怒罵著。

「…….」面對盛怒的爸爸,阿輝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把我拉得更近,靠我靠得更緊,手握得更緊。

「你看看你們兩個是怎麼回事?你們是在幹嘛?我是上輩子做了什麼失德的事情,現在老天要這樣懲罰我!」看到阿輝跟我反而更靠近,阿輝他爸的情緒反而更加激動,用著一種深痛難過的咆哮方式,對著我跟阿輝噴發。

「輝啊~有什麼事可以慢慢說,你這麼半夜跑出去,我跟你阿爸都很擔心耶。有什麼事情可以好好說啊!」阿輝媽媽看到阿輝爸爸爆發了,馬上跳出來緩頰,想稍微緩和一下,不想讓情況怕整個情況越來越失控。

「謀蝦米好說的啦!攏某正常啦!變態!」沒想到阿輝爸爸反而情緒更為激動,開始罵起我跟阿輝。我們兩個還是什麼話都沒回應,但是阿輝聽到這些難聽的字眼,全身都緊繃了起來,可以感覺到阿輝憤怒了。

「賀啊啦!哪有人這樣說自己兒子的!賣勾供啊啦!」阿輝媽媽夾在他們父子中間,一下要安撫這個的情緒,一下要制止那個脾氣,兩面不討好,左右不是人的感覺,非常為難。

「反正他這樣子,我也不想承認我有這個兒子啦!要出去就出去啦!」阿輝爸爸最後悻悻然丟了一句狠話後,才肯重新坐回位置上。而我則是用力拉住阿輝的手臂,阻止他準備回嘴的動作。



阿輝爸爸突然的發難之後,客廳的氣氛又回歸到安靜而凝重。但是從彼此的呼吸強度上都可以感覺得出來,阿輝他們父子倆現在的情緒都相當的激動,像是兩頭即將撞擊的鬥牛一樣。

阿輝媽媽則是不斷的安撫阿輝爸爸的情緒,就像是我也同樣在安撫阿輝即將又要發作的牛脾氣一樣。

而我爸媽則是在一旁持續的安靜。我不知道他們到底知道了多少事情,還是什麼都不知道。在我們回來以前的那段時間,阿輝他爸媽不知道到了多久?也不知道是他們是否有說了些什麼。

又是一陣子的安靜,時間就這樣默默地一直流逝,屋內六個人,分據著三個角落,各自堅持著沈默。



「時間也不早了,阿娥你們要不要先回去休息?有事情等明天起床之後再說。」最後是我媽媽出聲結束沈默。時間也真的不早了,都兩三點了,繼續僵持下去也不能解決什麼。

「沒什麼好說的啦……」阿輝爸爸又準備要爆發的時候,阿輝他媽馬上打斷他的話頭,「好啦,我們先帶阿輝回去,明天我們再看看這事情要怎麼處理。」站起身,半拉半推的帶著阿輝爸爸準備離開。

「阿輝你也先跟你媽媽回家去吧!」跟阿輝媽媽說完後,我媽又回頭看著阿輝,勸阿輝先跟家人回去。

「我才不要回去,我要留下陪小恩。我不要回去。」但是阿輝顯示為牛脾氣發作中,整個人都拗了起來,誰勸都不理。

「阿輝你先跟你媽他們回去,不要這樣啦!好不好。」我趕緊去勸阿輝聽話,現在情狀已經有點僵持不下,如果他還這樣繼續鬧脾氣下去,等等又是一發不可收拾了。

「喔,好啦……那我先跟他們回去,如果有事情你要馬上跟我說喔,知不知道?我會擔心你的。」結果阿輝還是只聽得下我的勸,肯先跟他爸媽回家去,但是他也一直對我耳提面命,要我自己注意。

「恩,我知道啦。不用擔心,有什麼好擔心的啦。快回去吧。」對於阿輝的提醒,我也只能笑笑的答應,即便我知道,之後的狀況可能沒有這麼簡單就能度過。

「恩,阿姨、叔叔我先回去了,你們早點休息。小恩你也是,快去睡覺吧。」阿輝終於肯回家了,還不忘跟我爸媽問候,一面提醒我快睡,但是手卻比出電話的動作。我想他回到家之後,大概馬上就會撥電話給我吧。



阿輝一家人離開之後,客廳就只剩下我跟爸媽而已。整個氣氛又回到最剛開始的凝重,又是一陣無語安靜的弔詭沈默。

他們倆老還是坐在剛剛的位置上,沒有移動,也看不出來他們有打算回房間休息的意思,似乎想要跟我深談一番的感覺。

看到爸媽擺出這個陣仗,我頓時有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危機感,準備轉身躲回房間躲避即將而來的災禍時,沒想到我才剛有回身的動作時,馬上就被我媽喊住,不讓我繼續走回去。



「過來!坐下!還想跑回房間躲嗎?」媽媽的臉色難看到一個極致,有外人在的時候,她總是會克制壓抑住情緒。現在沒有別的人了,她真正的情緒才跑出來。我想,完蛋了。

「喔……」但是我也只能默默的過去,找個遠遠的位置坐下來,以策安全。

「你給我說清楚,你跟阿輝到底是怎麼回事?」果然他們都知道了,從他們的語氣來看,阿輝媽媽一定全都說了。

「就…就…就沒有怎麼樣啊!」我不知道怎麼樣去回答這個問題,只能裝死企圖蒙混過去。

「你還給我裝傻,剛剛阿娥都跟我說了,你還想裝!」但是媽媽還是緊咬著不放,就是要問出個所以然來。

「我們又沒有怎樣!」除了繼續裝死,我沒有其他應對的方式了。

「沒有怎樣?沒有怎樣會在床上做失德歹誌!你說啊!你們到底是怎樣了!」唉,阿輝媽媽果然是聽到那天晚上我們在床上發出的聲音,甚至可能跟阿輝吵架時,阿輝還說了更多的事情出來。

「…….」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樣去回應媽媽的這些逼問,我能做的就只是沈默以對。是默認。

「我們是做錯什麼了,要你們這樣對我們?是我們教育失敗嗎!你要我們怎麼去跟祖先交代?哩共啊!」從我保持緘默的態度裡,我想媽媽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對,我們就是做了那些事情。

「我們又沒有做錯什麼!我跟阿輝不過就只是互相喜歡,只是喜歡,這樣有錯嗎?」突然,我也不想這樣繼續裝傻了。我就直接說出我跟阿輝互相喜歡的事實,反正都被知道了,我又有什麼不敢說的呢!

「有錯?當然有錯!你們兩個都是男生耶!什麼喜歡!你們這樣不正常,你們怎麼這麼胎歌!」從媽媽的表情中可以看出,我終於承認這件事後,她也沒辦法再騙自己,無法用各種理由來自我欺騙了。

「我們哪裡不正常,為什麼你們要這麼說我們!我們只不過互相喜歡而已。」我已經整個豁出去了,反正都是死,為什麼我不能坦蕩一點,勇敢一點。

「男生跟女生配,才是正常,你們兩個查甫在一起,就是不正常,有違自然,你們這樣是變態!你要我們怎麼有臉去見其他親戚,如果被其他村子裡的人知道了,你要我們臉往哪裡擺!你說啊!」

「…….」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們?做你們爸媽的,我們是哪裡做錯了!從小好好的養大你們,你們要去搞什麼同性戀,為什麼!」

「又不是我們要選擇當同性戀的!但是我就只喜歡阿輝,阿輝只喜歡我啊,不然我們要怎麼辦!我們又不喜歡其他的人,也不喜歡其他的女生。不然怎麼辦嘛!」

「你們可以不要這樣啊!為什麼!為什麼!這樣我們還有臉做人嗎?」

「為什麼你們想到的都是你們的臉,為什麼想到的都是怎麼見人!你們有在乎過我們的感受嗎?為什麼你們的面子,比我們的快樂幸福還要重要?難道你們有面子,比我們開心更重要嗎!」

「啪…..」

「……..」




一個巴掌後,客廳又回到了剛才的狀態,沒有人說話,但是卻多了媽媽的啜泣聲,和我無聲落淚的悲鳴。

所有的假象,一直以來的偽裝,在今晚通通都說開了。我終於可以用最真實的那面來面對父母,那個始終不讓他們知道的,真正的我。

不過,似乎真實的我,不被父母所接受。他們愛的那個,是帶著謊言、虛假、欺騙、造作的我。真實而傷人,他們反而喜歡虛假而平和。

他們不接受最真實的我,毫無欺騙的我。

他們不要我。

我摀著還有點刺痛的臉頰,逃回我的房間,鎖上。無視於不斷被敲擊的門扉,我現在只想要自己一個人,誰都不要。

我躺在床上沒有聲音的哭著,蜷曲著身體,把自己縮到最小。

沒有聲音,卻哭到最大聲,眼淚怎樣都不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arate 的頭像
zarate

夜裡的寂寞總與眼淚嗚咽成聲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東皇太一
  • 阿輝老爸那邊寫得還蠻不賴的
    可是主角爸爸這裡好像有點太理所當然的

    讀到這裡突然有點感受力下滑
  • 主角那部分是媽媽....

    主角爸還沒刻畫過

    zarate 於 2011/05/02 15:0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