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輝(十一)

我跟阿輝就這樣在樹幹上相擁著,有好長的一段時間都是安靜而無語的,中間當然或多或少地有說上幾句話,可是都不外乎是該怎麼樣去應對父母發難的準備事項。

但有更多的時候,我們藉由平常的私下相處互動方式,用行為來安撫對方緊張受怕的心靈。

我們互相抱著摟著,有時阿輝會把臉貼過來磨蹭著我的臉頰。這是我們最喜歡的親密動作之一,用這樣的方式感覺彼此臉頰的接觸,還帶有點髮尾的搔癢感覺,或是兩人鼻尖與鼻尖的來回摩擦,不管怎樣的心情,最後都會慢慢地漾起微笑。

我喜歡這樣的互動感覺遠勝於親吻,雖然好像不夠熱情,卻是有滿溢出來的無比柔情。

慢慢地,我能感覺到阿輝的心跳終於趨於緩和,我也不像剛剛來時那樣的緊張慌亂。我們兩個人的情緒都平穩了許多,不會一直陷入手足無措的無盡擔心。

我跟阿輝又回到並肩坐著的姿勢,兩個人手牽著手,抬起頭看著上方,穿透過枝葉扶疏的阻擋,看著夜空中的點點繁星。雖然認不出來那什麼星座,但是看著那遙遠卻持續發亮的微小光芒,一顆又一顆,布滿整個絲綢般的夜幕,總是會讓我感到心曠神怡。

明明它們一直都懸掛在那,但我剛剛一路走來,卻沒有發現在我的頭頂上空有這樣美好的星空。

午夜的涼風吹來,帶動整片林子的樹葉嘩啦啦地作響,還吹落了一些枯葉,飄落在我跟阿輝的頭上與肩上。

阿輝突然鬆開我的手,往下一躍,落在泥土地上。



「走吧!我們回家吧!」阿輝側著半邊身體,回過頭來看著我,帶著他一貫的微笑,並且伸出了他的左手,攤平在半空中。

「恩,我們回家吧!」我的右手握住阿輝伸過來的手,同樣跳落到地上。



我們決定要回家了。

從樹幹上跳下來開始,我跟阿輝的手就沒有分開過,只是從握著的雙手變成牽著,兩個人的五指都用力的緊緊交扣,我甚至都可以感覺到阿輝手掌心中沁出的手汗。

我們走出林子,我正要左轉出土地公廟時,阿輝卻突然停下腳步,把我往右邊拉過去。我不知道阿輝想要做啥,這明明不是回家的方向啊!

阿輝一直把我往右邊拉過去,最後我們停在小小的土地公廟前。昏暗閃爍的紅色燈光打在我跟阿輝身上,兩個人都變成紅紅的樣子,身後的影子拉得好長,深入到後面的甘蔗田中。

或許是因為我跟阿輝的手始終牽著沒有放開,所以他改用鞠躬的方式,向著土地公深深的彎下腰。看到阿輝向土地公鞠躬,我也連忙跟著他一起做一樣的動作,也是深深的一鞠躬。

我還沒意識到阿輝要做什麼之前,就聽到他對著土地公開始批哩啪啦一直不斷的說著:

「尊敬的的土地伯啊,哇洗輝啊,旁邊跟我牽著手的是小恩。你一定認識我們倆個吧!我們從小就在你的廟後面玩,一直到現在我們都長大了,每次都還是習慣到你這邊來走走。

從小到大,你都一直保庇著我們,你也一定很疼我們倆個,我都知道。其實我們倆個已經互相喜歡很久了,也偷偷躲在這裡約會過好多次,你一定也都有偷看到吼~真歹勢,不要打我們屁股嘿!

我們也不是故意要瞞著爸媽他們,只是我們這樣在一起,他們一定不會贊成的。可是我又只喜歡小恩一個,小恩一定也只喜歡我一個,我們倆個就是這樣互相喜歡,所以不可能不在一起啊!我真的好喜歡小恩喔!

這一次不小心被我媽媽他們發現,他們真的很生氣,也想要拆散我跟小恩,拜託土地伯你保佑我們吧!拜託你保佑我們不要被拆開好嗎?你最疼我們的吧!拜託你!拜託你啦!好不好!我求求你保佑我們好不好!好不好咩!」

我被阿輝硬牽著手拖到土地公廟前,一開始聽到阿輝對著土地公說那些五四三的話,真的覺得好氣又好笑,怎麼會有人這樣跟神明說話的,一下是撒嬌一下又是裝熟,連我們在一起的事情,他也說給土地公聽。

我的臉感覺越來越熱,我想一定整個都紅起來了吧!我只好低著頭看著地面,不好意思去面對案上那尊笑容和藹慈祥的土地公。正想要制止阿輝繼續跟土地公爆料的時候,沒想到阿輝話鋒一轉,開始跟土地公祈求了起來,求祂保佑我們,求祂庇祐我們不要被拆散。

阿輝整個人說到都哭了起來,而我在旁邊也是不斷的淌著淚水,腰彎得更低了。

我不知道能跟土地公求些什麼,該說的阿輝也都說了,我只能鞠著躬,表達我最大的誠意與尊敬,希望我們的意念能夠感動神祇,上達天聽,保佑我跟阿輝之間平平順順,長長久久。

阿輝終於說完所有要對土地公說的話,挺直了身體後,用他的右手抹去自己臉上的眼淚,還轉過來看著我,也抹去我的眼淚。看到我也哭的亂七八糟,整個臉上都是眼淚跟鼻涕的,他還一直笑我。




「小恩,你怎麼哭成這樣,整個臉都是鼻涕,耶~」阿輝看著我的臉,一直笑著說我髒。

「你還敢說我,你自己還不是哭的很慘。你臉上那條不是鼻涕是什麼!」我也馬上反擊回去,剛剛哭的比我還嚴重的人,還敢恥笑我勒。

「拜託,我這是發自肺腑耶!這樣才能感動土地公啊!有祂的保佑,我們一定可以在一起很久很久的。」阿輝一副剛得金馬獎最佳男演員一樣的態度,為自己剛剛對土地公說的那些話語,感到無比的洋洋得意。

「恩……一定可以的!」想到阿輝剛剛泣不成聲的樣子,我心中實在也非常感動,所以也捨不得繼續笑鬧他。

「恩,對啊!土地伯最疼我們了!」阿輝的臉上露出自信的微笑,他這樣確定的態度也影響了我,讓我相信我們真的是受到神明的保佑了!




我們牽著手走出土地公廟,踏上回家的路。

或許是心情影響了剛剛的感覺,回家的路上,雖然也還是一樣的黑暗,但我卻沒有感覺到害怕,可能也是因為有阿輝在,我什麼都不怕了。

只要我跟阿輝倆個人能夠手牽手著,彼此加油打氣著,不管去到哪裡我都不會怕了。

我們走過了彎路,路過了幾戶人家,最後終於走出竹林圍繞的小徑。阿輝突然停下腳步,我還不解地回頭看著他。我用眼神問阿輝,發生什麼事了。阿輝什麼都沒有說,只是繼續望著前方。

我順著阿輝的眼神看去。

我家的燈火都亮著,在一路延續到底的黑暗道路旁,顯得特別的奇怪,尤其現在也才半夜兩點,現在應該還不到爸媽應該起床的時候才對啊!

我看到我家門前,我才知道為什麼阿輝傻住了。

那是阿輝他爸媽的摩托車。

停在我家的門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arate 的頭像
zarate

夜裡的寂寞總與眼淚嗚咽成聲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