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輝(九)

手機的鈴聲突然變得很刺耳,迴盪在我的房間裡,震耳欲聾,而我頓時不知所措了起來。

我征征看著手機上的來電顯示名稱,不知道是否要接起電話。剛剛是阿輝爸爸打來,那這通電話又會是誰?

我遲疑了一會兒,還是決定接起電話,只不過略帶發抖的手,透露出我心中的不安與害怕,心想如果又是阿輝他爸媽,我真的不知道該用怎麼樣的態度去面對兩位長輩的責備才好。



「喂…喂……」上下唇突然有如千鈞之重,難以開闔。我好不容易才勉強擠出一個回應,可是聲音中卻帶著顫抖。

「小恩,是我。」聽到阿輝的聲音,我彷彿是正在洩氣的氣球,剛剛的緊繃跟害怕瞬間抽離,整個人的精神與身體突然都放鬆了。

「阿輝!到底怎麼了?是被發現了嗎?不然你爸怎會突然打電話過來跟我說那些奇怪的話?」雖然聽到阿輝的聲音讓我整個人放鬆了,但是我馬上就想起剛剛那通電話,想到叔叔說的那些話。本來稍微平復的心情,馬上又緊張了起來,連忙跟阿輝尋問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小恩對不起,你不要聽我爸他們說的那些東西。不要管他們。」阿輝的聲音聽起來非常低落,跟個性一向陽光開朗的他非常不同,低落的聲音中似乎還有一點剛哭過的鼻音。

「所以到底發生什麼事?你剛剛跟你爸吵架,該不會就是跟在吵我們的事情吧?」聽到阿輝這樣的說話腔調,我整個人感覺到非常的心疼。我認識阿輝是一個總是開心大笑的大男生,聽到他這樣帶著難過的情緒,我真的感覺到非常的不捨。

「……恩,真的被他們發現了。」電話那頭的聲音沈默了一下,才有回應。阿輝的聲音已經不是帶著鼻音了,我聽得出來他哭了。

「是不是,是不是前天晚上我去你家看DVD的時候?」聽到阿輝哭了,我從剛剛忍住不落下來的眼淚,也忍不住潰堤了。我吸著鼻子,哽咽的問阿輝,是不是正如我剛剛的猜測一樣,是我看到的那盤水果嗎?

「……恩。」從阿輝充滿鼻音的回應中,果然證實了我的推測,真的是我想的那樣。



我跟阿輝同時都沈默了下來,我們誰也不知道現在這個時候,應該說些什麼,或是能說些什麼。我們只能透過彼此的呼息與抽鼻子的聲音,來確定對方都還在電話線上,只是無語凝噎。

我們也曾經料想過,如果哪天真的不小心被爸媽發現了,那些種種可能出現的狀況與衝突,只是我們所有的沙盤推演,所有的揣測推想,似乎都太過單純美好了。

我們甚至還想過,說不定我們的父母親會因為我跟阿輝從小到大的情感,以及對我們二人的疼愛,當他們發現後,會笑笑地祝福我們,希望我們長長久久,攜手到老。

但我們真的想得太美好。

原來所謂的夢想,就真的只能在作白日夢的時候想想,現實中是不可能實現的。

所謂的現實,就是這樣殘酷的處境,我們的以為,我們的想像,就真的只能在夢裡說說。

電話中除了傳來阿輝的呼吸聲跟哽咽外,我突然聽到了不該是在室內出現的風聲。



「阿輝你在哪裡?你在家裡嗎?」剛跟家裡大吵完,阿輝真的衝動到跑離開家,這麼晚了,他會跑去哪裡。我的心情瞬間又擔心到最高點。

「沒有,我剛剛跑出來了。他們不讓我接電話,也不讓我打給你。」阿輝果然是牛脾氣發作了,但我也無法念他幾句,因為如果換成是我遇到這樣的情況,我想我也不會好到哪裡去。

「那你現在到底在哪裡?」我整個急了,阿輝這個阿呆,現在整個人的情緒不穩定,又跑離開家,我像熱鍋上的螞蟻,讓我打從心裡擔心起來。

「我…我跑出家裡之後,也不知道能去哪裡。所以我跑到土地公廟來了。」從阿輝悶悶的聲音中發現,除了鼻音之外,好像還有點微微發抖跟牙齒打顫的聲音。他一定穿得很單薄就跑出來了。

「你不要亂跑,我去找你。等我。」聽到阿輝自己一個人待在半夜的土地公廟,我不假思索地馬上披上外套,又抓起另一件外套,馬上要跑過去找他。

「恩。」這時候的阿輝,好像是一個受到委屈的小孩,無助而孤單地在路旁啜泣著。

「等我喔!我馬上到。」我邊穿好所有的衣物,邊打開房門出去,嘴裡還不忘叮嚀阿輝要等我。



現在已經半夜一點多了,爸媽都睡了。我雖然心急如焚,非常擔心急切,但是也不敢製造太多的聲響,生怕把他們吵醒之後,我很難交代為什麼半夜才要出門的原因。

我躡手躡腳地穿過爸媽房間與客廳,在神明案上微弱燈火的照明下,輕輕地轉開了兩扇緊閉的木門,還被木門發出的咿呀聲響嚇到。回頭一看,好險爸媽沒有被吵醒。

穿好了鞋,我在夜半時分,帶著恐懼朝著遠處的土地公廟走去,腳步越走越急,生怕讓阿輝等我等得太久,也怕他吹到夜風受寒。

眼前明明是同一條通往土地公廟的小路,路旁的景色也沒有任何改變,路的起點有兩叢竹子在兩旁蔓延,忽明忽暗的路燈照映著,彷彿像是一張準備噬人的大嘴,等待著我走去。

從小往來無數次的路徑,但是現在看起來卻覺得分外的陌生。我想也許是因為我沒有在這種三更半夜時分,獨身一人走去土地公廟過吧。

走過了路旁的最後一戶人家,接下來的一小段路,沒有半盞路燈照明,而且今天的月亮也被烏雲籠罩,沒有燈光也沒有月光,完全無法看到前方的路。

我踏出的每一步,都帶著心中恐懼與害怕,不知道下一步是否會踩到什麼不知名的物體。前面是黑暗的一片,後面也是無盡的陰闇,什麼都看不到。

我只能憑藉記憶中的印象,一步一步地走著,想著哪裡該轉彎,哪些該避開。心中真的充滿著害怕,對於這無法用眼睛看清楚,也不可捉摸的路。

心中確實有浮現後退回家的念頭,但一想到阿輝還在那裡等我,心中就有一股不得不堅強的勇氣,我不論如何都得要跨過去。我必須找到阿輝,並且陪在他的身邊,尤其在這種時候。

因為他是我的阿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arate 的頭像
zarate

夜裡的寂寞總與眼淚嗚咽成聲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