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輝(七)

吃完晚飯後,左等右等,卻始終等不到阿輝來我家找我。這傢伙做什麼事情都可能拖拖拉拉,但是從來沒有爽約過,阿輝是個非常重視承諾的人,尤其是我跟他之間的事情。

我越想越覺得心慌,便擋不住越來越緊張的擔心,於是拿出手機撥了通電話給阿輝。但手機那頭一直都沒有人接聽,只有無盡的撥號聲反覆響著。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我心中不安的感覺持續蔓延,整個人坐立難安地在房間內不時坐下又站起。最後我終於還是忍不住擔心,站起身套換好衣服,就直接出門跑去阿輝家找他。

現在又是每天八點的鄉土劇時間,因此整個村子依舊是一片寧靜。只是我走著走著,卻不由得害怕了起來,我不是怕這樣安靜的景象,而是對於種種未知而產生的強大不安。

腳步越走越急,到後來我直接變成小跑步的。田邊的蟲鳴蛙叫聲,似乎都被我的跑步聲驚擾到,本來已經安靜到毫無人聲的村子,只剩下我沈重的腳步與沙礫的摩擦聲。

我抬頭看向阿輝家的方向,看到他房間的燈是亮著的,我稍微放下了心中的大石頭,至少代表阿輝是在家的。人還在家,就不是代表發生什麼意外。

我稍微放慢腳步,緩和一下因為剛剛跑步而造成的呼吸急促。

我踏入阿輝家的院子,發現阿輝家的鐵門很希罕地是關上的,正常來說,只要阿輝爸媽還沒去休息,這個鐵門都會是開著的,但是整個透天厝燈火通明,不太像是已經休息的樣子,更何況時間也才晚上八九點,不該這麼早睡覺才對。

我走近阿輝家的屋子,踏上門前的台階,準備按下鐵門旁的門鈴叫人,就好像聽到從二樓傳出一陣不是很清楚的哄鬧聲。但當我意識到,這不是哄鬧聲,應該是有人在吵架的聲音時,我的手指已經按下了門鈴。

單調的合弦鈴聲在整棟屋子響起,爭吵聲也隨之停止。安靜了一會兒,才聽到樓上有人打開門出來,正走下樓梯過來,是阿輝的媽媽。




「阿姨我來找阿輝,他在家嗎?」阿輝媽媽過來應門,看到是我,卻也沒有馬上打開鐵門。

「原來是小恩啊!你要找阿輝啊?」阿輝媽媽就站在鐵門對面,透過鐵門上的空隙跟我對話。

「對啊,他本來說吃完飯要過來找我,但是都沒過來。剛剛我打手機給他,他也都沒有接。所以我就想說我直接過來找他比較快。」剛剛跑步的呼吸還沒有調順,我說起來話來感覺還是有一點點的上氣不接下氣,一口氣說完話,我還要平復一下呼吸。

「喔…輝啊他…」聽到我說我要來找阿輝,阿輝媽媽臉上的表情突然不是很自然,說起話來有點慌張,也有點結巴。

「阿輝他不在嗎?」我的聲音有點急促,大概是因為看到阿輝媽媽欲言又止的態度,害我緊張了起來,忍不住去想難道阿輝真的發生什麼事了嗎?

「輝啊是在家啦,但素他爸爸在跟他講事情啦,可能不太方便出來。」阿姨的臉上露出很為難的表情,連說話的神情也越看越緊張緊張,甚至連台灣國語的腔調都跑出來了。

「那我可以先去他房間等他嗎?」我想說阿輝大概又跟他爸起了什麼口角爭執,打算先上去他房間等他,等等好念阿輝幾句,不要每次都跟爸爸吵架,兩父子常常都像是要打起來一樣。

「呃…呃…你還是先回家啦!我不珠道他們兩個會講多久勒,你先回家啦!」只是阿姨還是不肯打開鐵門,只願意透過縫隙跟我說話,真的跟平常不太一樣。以往過來找阿輝,阿姨總是很熱情的招呼我,但是她今天的態度整個很尷尬似的,也不願意讓我踏入她們家門。真的很怪。

「喔,好吧。那阿姨等等請妳幫我跟阿輝說,我有過來找他。叫他等等好了打電話給我。」阿姨可能是覺得家人吵架,我這個外人真的不太方便待在屋子裡吧!所以我想,我先回家等阿輝再打電話給我好了。

「小恩,你…你…跟阿輝只是…只是一起長大的好朋友對不對?」阿姨突然天外飛來一筆,問我一個怪問題,語氣還支支吾吾的,好像想問些什麼,但是卻又不太敢問一樣。

「恩,對啊,我們真的感情非常好啊。」我非常困惑的看著阿姨,我跟阿輝從小到大的交情互動,雙方父母應該也都很清楚,阿姨怎麼會突然問這個奇怪的問題。

「……..恩,快回家去吧!」阿姨在鐵門後直盯著我看,她眼睛中的那個目光好複雜,夾雜著好多種的情緒,好像有點生氣,有點為難,又有點難過。還有好多我也說不上來的感覺。

「恩,阿姨那我先回去了。叫阿輝等等記得打電話給我。」跑去阿輝家一趟,但是最後我還是沒有看到阿輝,不過至少知道他在家,而且沒有發生什麼意外就好。




我走出阿輝家的院子,有點落寞地正準備走路回家。突然聽到背後有人在喊著我的名字,我回頭一看,是阿輝。他的身體從二樓的窗戶探出來,還一面跟我說話。



「我等等再打給你!你先回去。」
「恩,好啦。你不要又跟你爸吵架啦!」
「你不懂啦,我等等在跟你說咩!」
「喔。」
「自己路上小心一點。」
「恩。」



看到阿輝後,我的心情也好了一些,至少有看到人,來之前的緊張與擔心的情緒比較平復了。只不過看著阿輝笑笑的跟我說話後,隨即回頭似乎又對著屋裡大吼著什麼,不知道這次他跟他爸爸又是因為什麼事情而起衝突。不過已經有好幾年,沒有看到阿輝跟家裡吵架吵成這樣了。

走回來時的路,心裡雖然已經不會擔心阿輝是不是出意外了,可是卻又不禁開始擔心阿輝家這次家庭戰爭的原因。

走沒多遠,我停下腳步,轉回頭看著阿輝家,卻發現阿輝房間的燈熄滅了,而二樓則是隱約透露出一絲光線,大概是阿輝爸媽房間的燈光吧。唯一剩下一樓神明廳的紅色燈光還跳動著。

周遭的院子與農田都是漆黑一片,整棟樓房也失去了亮度,只剩下一抹紅色的影子隱約地覆蓋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arate 的頭像
zarate

夜裡的寂寞總與眼淚嗚咽成聲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