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輝(六)

鄉下的日子真的很無趣,連去趟7-11與漫畫店都要騎上一段時間才能抵達的落後地方,可是窩在家裡的時間,除了看一下更無聊的電視節目,或是用電腦上網以外,似乎沒有別的事情可以做。就算騎車到繁榮一點的市區也僅不過多了幾間商店,怎麼逛都不如都市中隨便一條道路來得熱鬧,因此即使無聊到煩悶,我們還是鮮少離開村子。

有時真的悶到煩了,我跟阿輝就會輪流騎著一台腳踏車,一下他載我,一會換成我載他,兩個人好像回到過去一起上學階段的日子,阿輝踩著腳踏車,而我站在後輪的火箭筒上,雙手搭著他的肩膀,感受風在臉旁兩側滑過的舒暢。

我們兩個人也真的漫無目的,想到哪個地方就騎到哪裡去,不管是土地公廟還是以前的國中,都是我們再熟悉不過的路線,有時候騎車聊天聊到口渴了,就騎去村中的雜貨店買罐飲料喝,甚至跑到鎮上的市場,喝一碗我們都很喜歡的愛玉冰。

這樣的相處雖然平淡,可是卻從不會感到無聊,似乎只要跟阿輝在一起,不管是到哪裡,無論是做什麼事情,我們倆都非常開心。



「ㄟ~我跟你說喔,我媽這幾天突然又開始問我什麼時候才要帶女朋友回家給她看耶!」騎在一條我們也不知道是通往哪裡的路上,阿輝轉過臉來對我說,臉上滿是不在乎的表情。

「是喔,怎麼突然又開始再問這個,你媽不是已經很久都沒有在說這些了嗎?」我聽在耳裡,內心忍不住緊張了一下,相對阿輝的漫不經心,我都會很害怕家裡的人對我們說些什麼。

「對啊,就很奇怪,她不知道又哪條筋不對了。可能又看到什麼奇怪的電視了吧!」阿輝皺了一下眉頭,做出誇張的鬼臉,鄙夷的說著。

「那你怎麼回答她?」雖然我大概知道臭阿輝會怎樣回答,但我還是問了一下。

「嘿嘿,當然跟以前一樣啊!我都說我有你就好了,哈哈。」果不其然,阿輝露出他一貫不正經又淫邪的表情,對著我邊說邊擠眉弄眼。

「吼~什麼啦!」果然不出我所料的回答,我忍不住搥了一下阿輝的肩膀,不過他卻笑得更開心了。

「真的咩!我有你就好了。你說對不對?」阿輝嘴角笑著,卻用他的雙眼認真地盯著我看,我知道他真的是從內心說出這句話。

「嗯……」我想我的臉應該紅了,害羞得說不出話,只能低頭著看著阿輝的背,發出微弱的附和聲。




午後的風還是繼續的吹,有點微涼卻又帶點躁熱的感覺,阿輝跟我同時安靜沈默,只剩下腳踏車踏板的嘎嘎聲,一步一步地響著,路旁的甘蔗葉也發出如波濤般起伏的嘩啦聲。

我漾著笑,悄悄地靠近阿輝的後背,阿輝也挺起他的身體回應著我,我們的身體雖然隔著衣服,卻感覺兩個人之間無比的貼合。

我跟阿輝騎著腳踏車,就這樣在外面閒晃了整個下午,一直等到天空由靛藍逐漸變成橘紅,我們才折返回頭,慢慢地踩著腳踏車回家。來的時候沒發覺,回頭才發現我們騎著這麼遠的路,等回到我家門口時,都已經過了開飯的時間。才剛跳下腳踏車,我媽就已經打開門叫我快點進去吃飯。


「阿輝啊~你媽媽剛剛有打電話過來,叫你快點回家,不要整天都在外面亂跑。」我媽就站在大門旁邊,隔著老遠扯著喉嚨對阿輝說著。

「謝謝阿姨,我現在馬上就要回去。」每次在長輩面前,阿輝都愛裝成一副乖小孩,溫順乖巧的樣子,跟在我面前完全是兩個不同的人。

「你最近是不是不乖啊?怎麼跟阿娥打電話給我的時候,聽起來好像不太高興,你是不是做了什麼讓你媽媽生氣的事啊?」我媽往前走了過來,邊走著邊說著,明明叫阿輝快點回家,又自己跑過來聊天,還想順道打聽一下八卦,真的是標準的歐巴桑。

「沒有啊~阿姨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最乖,最孝順你們了。」阿輝整個進入傻楞狀態,還用手搔頭,裝出一副害羞的樣子。這傢伙說這種噁心話都不會害臊彆扭,難怪一堆阿姨嬸嬸們都超疼他,無往不利,到哪都吃得開,根本是我們村里的師奶殺手。

「呵呵呵,你就是這張嘴巴會講話。好啦,快點回家吃飯,不然飯菜都快涼了!」我媽也中了阿輝的招式,整個人笑到合不攏嘴,開心得花枝亂顫,邊笑邊拍阿輝的肩。

「喔~好。小恩我等等再過來找你喔!」阿輝轉過頭跟我說完話後,便跨上腳踏車,繼續往前騎走了。




我看著阿輝在夕陽下的背影,他有點厚實的背融入一片橘黃的的光芒中,慢慢地模糊,也逐漸離我遠去而變得渺小。一個右轉彎,阿輝就消失在我視線能及之處,延伸的路、兩旁的房宅,少了阿輝的背影,頓時似乎少了些什麼,空空地。

我的心也感覺空空的。

「進去吃飯了啊,你還在看什麼?」

「喔,好。」

「阿輝他媽媽說阿輝都沒有交女朋友,阿你勒,不會也沒交吧?」

「哪有時間啦,又要上課又要打工的,忙都忙死了。」

「快點去交一個啊,都幾歲了。你跟阿輝怎麼都這麼沒用,連個女朋友都沒有,你們兩個是怎樣!」

「唉唷,就說沒時間啦!」

「沒時間,沒時間,在不快點交一個,娶一娶,我跟你爸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抱孫子。你看那個誰誰誰的小孩都已經結婚,連孩子都生了兩個,你勒,連隻蟑螂都沒帶回來過!」

「拜託!他是把女生搞大,害人家未婚懷孕才結婚,你要我這樣喔!」

「反正你就是快點交個女朋友,快點成家,我跟你爸也才放心。都幾歲人了,還這麼像小孩子。我當初生你的時候也才幾歲,你喔…….」




媽媽的嘮叨聲一直不斷地飄過來,說的講的都是關於未來老婆小孩,或是成家立業的事情,似乎只要年紀到了,家裡就開始會關心有關另一半的事情。小的時候不希望我們戀愛,要我們認真唸書,等到大了以後又拼命催促,希望我們快點成家。

但是我始終只能敷衍帶過媽媽的追問,在這樣鄉下的地方,我跟阿輝這樣的關係是無法被接受的,我們只能裝傻敷衍過去,能拖就拖。不知道什麼時候,我跟阿輝才可以光明正大的一起牽手走在我們的村里,像一般的男女一樣,接受街頭巷尾左右鄰居的關心:最近好嗎?要生小孩了嗎?看你們感情這樣好,真讓人羨慕。以我跟阿輝的感情,我相信很少有情侶夫妻像我們這樣相愛彼此的。

但我想,這都只是遙不可及的奢望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arate 的頭像
zarate

夜裡的寂寞總與眼淚嗚咽成聲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