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輝(五)

如同每一次看DVD行程的結束,阿輝整個人癱軟在我身上,他總是全身濕淋淋地充滿汗水,卻又不肯離開我。我的雙手環抱著阿輝的背,手指沿著他背肌的線條,上下來回撫摸著他,感受他因為激烈活動後還在喘息的起伏。阿輝總是喜歡在這個時候,把他的頭埋在我的肩膀,在我耳朵旁大力的喘氣,好像要讓我知道他剛剛有多麼的賣力。

雖然已經是十月天,我跟阿輝卻熱得全身發熱流汗,就這樣兩具赤條條的身體在床上交纏著,也不管一直流淌不停的汗水,彼此交換著身上的體溫與呼吸,整個房間裡沒有交談聲,只有阿輝的喘氣與我的心跳,交織著窗外傳來的蟲聲蛙鳴。

「寶貝,我好愛你喔,真的!」趴在我身上休息的阿輝,不知道是低語喃喃,還是夢囈。
「恩,我知道,我也是。」我靠在阿輝的臉頰上,用鼻尖磨蹭著他的臉龐,雙手更用力了一點,想要好好抱緊這個讓我這麼愛的大男孩。
「嗯~」
「你要不要睡一下,我先回家?」
「等一下再回去啦,我想多抱你一下咩~」
「恩,我不走,你瞇一下吧!」
「好,陪我喔,不要回去。」

阿輝枕著我的身體睡著了,過沒幾個呼吸,就聽到他發出沉沉的鼻鼾聲,真的睡著了。我輕輕地將阿輝搬離我身體,看著他睡得這麼沉,不知道是時間晚了,還是因為剛剛太累了。

我側著頭躺在阿輝的身旁,看著他因為自然卷而習慣留著的俐落短髮,常在太陽下運動而呈現小麥色的肌膚,本來炯炯有神的雙眼正閉著,但有點長度的睫毛,卻隨著呼吸的起伏而微微顫抖。這傢伙不知道夢到什麼,居然開始傻笑,常駐在嘴角兩側的酒窩,也因此浮現出來。

我看著這個我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每天相伴上下學的同學,無話不談的好哥們,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我們之間的關係產生特殊的化學作用。當國中時候,周遭的其他同學開始對女生感到好奇,當其他男生對女體產生興趣,我跟阿輝還是一樣地相處,每天一起出門一起回家,從來沒聽阿輝說過他喜歡哪個女生,而我同樣也沒有追求過女孩子,生活中就是我們彼此互相陪伴,沒有想過其他人介入的可能。

阿輝十六歲生日那天,當全部人幫他慶生完紛紛回家後,只剩我還留在阿輝的房間,突然地他從背後緊緊抱住我,我也沒有覺得訝異,只是回過頭看著他,問他說怎麼了。阿輝那時候什麼話都沒說,只是繼續抱緊我,我沒有繼續追問原因。那個擁抱不像我們小時候打鬧的感覺,我也說不上來二者的差異處,卻又很明白這之間就是不同。

那個晚上,阿輝陪我走回家,一樣的蟲聲蛙鳴,一樣的道路,如同我們從小一起走過的每一日,只是阿輝的左手牽住了我的右手。我們什麼話都沒說,阿輝直盯著前方電線桿延續的道路,而我只敢低著頭看著被我們腳步踢起的碎石。一路無語。

我只知道,阿輝喜歡我,而我也喜歡阿輝。

這樣就是交往嗎?其實當時我們並沒有想得那麼多,我們就只是從小到大都一樣的相處與互動,只是比過去更多了一點親密,還多了一點佔有。

直到多年後,我們才知道原來我們這樣就叫做同性戀。

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我跟阿輝這樣單純的彼此喜歡,卻不容於這個社會,我們不敢公開地牽手,更別說擁抱甚至親吻了,看著其他同學,男男女女都可以公然地表示親密與愛意,為什麼我跟阿輝不行,就只是因為我們兩個都是男生嗎?

為什麼兩個男生不能談戀愛?為什麼兩個男生不能交往?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


我雙手稱在床上,就這樣看著阿輝的睡臉看到入神,也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雙手手臂都感覺有點發麻。看了一下錶才知道原來不知不覺已經快十二點,剛剛可能我也打了個盹吧!不然時間怎麼過得這麼快呢!

我把剛被阿輝拋散在地板上的衣物一一穿好後,也替阿輝穿上內褲和背心以免他著涼了,關閉電腦與電燈的電源,我輕輕地闔上阿輝的房門,退出他的房間。

才剛走出房門口,就看到阿輝房門外小廳的桌上放著一盤切好的水果,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端上來的,但我記得剛剛我上來之前應該是沒有看到。不過我也沒有想太多,就這樣從三樓走下,到一樓客廳。本來要跟阿輝的爸媽打聲招呼才回去,但是二佬不在客廳內,我想應該是回房間休息了吧,畢竟都已經算深夜了,也該是休息的時間了。

離開阿輝家的院子,我踏上與剛剛來時一樣的道路,一步一步地走回家。

夜真的深了,本來喧囂不休的蟲子與青蛙也入睡了,這時的村里不如來時那般的歡快,只剩下風聲蕭蕭伴著我,卻也照樣吹動路旁田地的作物簌簌作響。

路燈把我的影子拖得好長好長,直深入到後方漆黑而不見的地方。月光微冷灑落路面,卻不見光影映照,或許都被路燈發出的明亮覆蓋了過去。

我回頭看著阿輝的房間,沒有燈光,是黑暗的一片,是我剛剛離開時關上的。

我轉回過頭,繼續往前走,走回我家,走回我的房間。只是那裡沒有阿輝的體溫可以溫熱我,想到這樣的落差,突然覺得夜裡的風好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arate 的頭像
zarate

夜裡的寂寞總與眼淚嗚咽成聲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