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內有十八禁文字!





阿輝的手持續在我身上到處亂摸,本來房間中只有影片的聲音跟他紊亂的呼吸,但漸漸地我開始有點躁熱的感覺,倚靠在阿輝胸口的身體也忍不住輕微地扭動,鼻子的有了一些不規律的大呼氣聲,嘴巴更是不爭氣的發出微弱的呻吟。


「不是說要看DVD嗎?嗯~怎麼你又開始亂摸人家啦!專…專心看啦~」阿輝的手一直在我的身上遊走,一下用指尖在背部輕輕地來回觸摸,一下又把手掌伸到前面摸我的肚子。明明是要斥責他的聲音,怎麼從嘴巴發出來後,聽在耳裡卻更像是撒嬌。

「有啊,我很專心在看啊!不要出聲音咩,好好看DVD。」得了便宜又賣乖的阿輝還一本正經地回嘴,但是他的手卻更刻意的往我平常的敏感地區滑去,而且還一邊把他穿著球褲的下半身貼到我的大腿上,感覺有一個熱熱燙燙的東西故意頂著我。

「你很討厭耶!我要專心看《劍雨》啦!吼唷~」我一邊說,一邊開始比較用力地想要掙脫阿輝抱我的手,好躲到一旁去好好的看DVD,但是好像徒勞無功。

「乖,躺好,不要亂動!」我用力掙扎,阿輝就更用力地把我摟住,他的呼吸也變得更大聲,不知道是因為用力的關係,還是因為他更興奮了。

「臭阿輝,手放開啦!吼~」我持續在躲著阿輝逐漸往上的祿山之手,一邊朝床的另一頭滾去。只是阿輝現在不只是用右手摟住我,更是連左手都過來一起抓住我。

「老~婆~人家想要咩~」阿輝雙手抓住我的身體,從背後緊緊貼住抱著我,低下頭在我耳邊又是吐氣又是低聲呢喃地說著。

「回…回家之前不是才…才有過….」身體被阿輝的雙手又是抓住又是亂摸的,尤其還在我耳朵旁用這樣方式說話,我的抵抗力已經降到最低了

「才那樣怎麼可能夠,而且我們也好久沒在我房間了,好不好咩~」阿輝又再度用出撒嬌攻勢,而且是整個貼在我身上使出這招,我真的沒辦法抵抗,每次都會讓他得逞。

「恩…門…門有沒有鎖上?不然等等你爸媽上來會…會發現……」我已經整個融化在阿輝的攻勢中,也放棄無謂的抵抗了,只能在還有一絲理智存在的時候作最後的安全提醒與防備。

「放心,我剛剛就鎖好了。連東西都準備好放旁邊了。小恩,你怎麼這麼可愛又性感啊!」在我問完話之後,阿輝就把我轉過來,讓我們兩個變成面對面的姿勢。話才剛說完,他的嘴就貼上我的嘴,與下午不同的是,這次阿輝把舌頭伸了過來。

後面的螢幕在放什麼,已經不是很重要了,反正這也不是今天阿輝找我來他家的重點。

我本來倚靠在牆上的身體,已經滑下平躺在床上,阿輝整個人趴在我身上,雙手仍然環抱著我,而我倆的嘴巴一直沒分開過,阿輝的舌頭跟我的舌頭交纏在一起,一會他的舌頭伸過來,一下我的伸過去,兩個人都輕輕地吸吮著對方的舌頭,不肯放開。有時候不小心多分泌了一下口水,阿輝總是會把它當成是蜂蜜一般舔掉,他甚至還會傳過來一些,要我吃掉。或許是激情,或許是因為愛吧,我一點也不覺得會噁心或厭惡感。

我們一邊吻著,阿輝的手伸入我的衣服,來回地撫摸我的身體,力道已經不像剛剛那麼悄悄的,而是將整個手掌整個貼平我身上,手掌邊滑動而手指邊劃圈,一下在我肚子,一下又跑去我腰間。那種搔癢又帶有點蘇麻的感覺,害我不由得一直扭動我的身體,但是又被阿輝壓住不能移動,最後所有的力氣都化成一聲聲的喘氣呻吟。

我伸手把阿輝的頭往下拉靠近我嘴巴,臉頰輕輕靠在他的耳邊,讓他聽清楚我因為他而發出來的舒服聲響。不光只是阿輝會挑逗我,我也很喜歡讓阿輝因為我而失控。果不其然,當我靠著阿輝的耳朵,讓他聽到我的呻吟喘息,他整個人動作突然更加粗魯了一些。我的衣服,猛然地被往上拉起,遮住我的臉,卡在手肘的位置,但阿輝又不肯直接把衣服脫掉,反而把我的視線被擋住,讓我看不到他在做什麼。

我眼前一片黑暗,不光是燈光昏暗,更是因為衣服的阻擋,我更是無法看到任何事物。突然,我右邊奶頭被一個微熱又濕滑的東西滑過,害我發出很大聲的呻吟,是阿輝的舌頭。他的舌頭滑過之後,不肯回來繼續刺激我的奶頭,反而在奶頭的周遭一直繞圈,讓我整個人都弓起了身體。這時左邊的奶頭也遭受攻擊,是阿輝的左手,一下捏一下揉,還沾了一點口水,繼續搓揉。

我最敏感的地方就是奶頭,這時候同時左右都被阿輝玩弄著,整個人酥麻又帶點癢,我在阿輝的身體之下拚命的扭曲,卻緊咬著嘴唇,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音,怕被樓下的阿姨跟叔叔聽到。那種太過舒服的衝擊,卻又不能放膽叫出來,本該大力的聲音到了嘴巴,只剩下一絲絲嗚咽聲。這樣的叫聲卻使得阿輝更為興奮,更用力地刺激我的奶頭,看我在他身下掙扎得越用力,他越亢奮。

後來繼續的,當然不只是這樣而已。從我們的第一次,到後來的每一次,都是高度的刺激,不只是肉體,更是心靈上的享受。

我一直都認為,能跟心中所愛的人互動,是幸福的事情。而做愛對於一對情侶來說,是最幸福不過的親密,肉體的緊密交纏結合,與精神上全面且不保留的交流。鼻息聲、喘叫聲,還有肉體撞擊的聲音,三者合奏演成令人心醉神迷的綺夢。

我看著阿輝,阿輝也看著我,彼此的目光都是這樣的迷離卻又堅定。我的眼中只有阿輝,而阿輝的眼睛裡也只倒映著我的臉孔。由眼裡一直到心裡腦中,都是我們二人而已。除了彼此,更無其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arate 的頭像
zarate

夜裡的寂寞總與眼淚嗚咽成聲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