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文字,就只是文字。 如果說了,就不有趣了。

目前日期文章:201104 (2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阿輝(十二)

我跟阿輝走入了我家的客廳,看到眼前的景象,腦袋中浮現的卻是古時候官府衙門準備拷問犯人的錯覺。

客廳裡坐著兩家父母四人,在電視對面的長型沙發上坐著阿輝的爸媽,而我爸媽則是坐在另一頭的兩個單人沙發上。

客廳裡瀰漫著一股詭譎的氣氛,凝重到似乎連空氣都成為稠狀,所有的動作都窒礙難行,無論是呼吸或是顫抖,都非常困難。在雙方父母的目光下,我跟阿輝彷彿都石化了,一動也不敢動,就像是被蛇盯上的青蛙。

沒有一個人開口,凝結的氣氛越發沈重。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阿輝(十一)補

看著阿輝爸媽停在我家門口的機車,我跟阿輝在路邊的竹叢前停滯了一會兒,本來已經平復的心跳,又劇烈地鼓譟了起來,在這樣安靜的凌晨時分,似乎可以聽到對方的心跳聲,噗通噗通地作響。

我們猶豫了很久,不知道是不是要繼續走回去,回家去面對盛怒中的父母,還是馬上轉身跑回土地公廟,或是找個地方躲起來,不要去面對。甚至直接搭車遠離,回到我們的租屋處,躲過一時是一時。

剛剛好不容易慢慢累積起來的那一絲絲勇氣與希望,在知道我們的父母合面之後,全部轟然瓦解,一滴不剩。我們膽怯了。

本來以為已經離我們而去的恐懼與壓力,一直都還在,只是我們暫時的阿Q心理,假裝一切都沒事了,就真的好像沒事了。但是該來的始終還是在,把我跟阿輝壓到連肩膀都垮了。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其實我的酒齡才一年多。在前年的九月後,我才開始喝酒。同時也是開始比較活躍於圈內朋友互動的時候。

並不是因為交到壞朋友,而是我自己的一種解放吧!

那時候開始會去紅樓坐坐,不然雖然入圈將滿第十年,我卻一直很少出現圈內場所,有很多朋友認識我好多年,卻都沒有見過我。直到98年的同志大遊行後,我因為工作而錯過那年的遊行,突然驚覺我錯過好多美好,為什麼我不能高調,為什麼我不能做我自己,為什麼我不能認識很多朋友?

因此,我開始踏出房間,直接實際地去認識朋友,而不再是透過螢幕交談。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阿輝(十二?)

我跟阿輝在路邊呆滯了很久,不知道是否要繼續走回家,或是轉身跑回土地公廟,躲起來,不要去面對。

剛剛好不容易慢慢累積起來的那一絲絲勇氣與期待,在看到雙方父母會合之後,我們躊躇了。本來以為已經遠走的恐懼,又重新回到我們的身上,連肩膀都頹傾了。

我跟阿輝對看了一眼,從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慌張,我們該怎麼辦?但是我們還是緊緊的牽著手,雖然步伐非常的緩慢,還是一步一步地走向我家的大門。

整棟房子好像燒起來一般,明亮到刺人,我不太敢繼續往前走。怎覺得這樣燈火通明的屋子,好像是那搖曳著火舌的蠟燭,而我跟阿輝就是那即將撲火的兩隻蛾,必死無疑,卻又只能前進。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你也有過掛念之苦,
那你應可理解我現在何以難受。

連呼吸都會覺得陣痛,
從身體內部龜裂,
五臟六腑業已破碎,
徒留外殼完好,
一動,就會粉碎。
何況是呼吸。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阿輝(十一)

我跟阿輝就這樣在樹幹上相擁著,有好長的一段時間都是安靜而無語的,中間當然或多或少地有說上幾句話,可是都不外乎是該怎麼樣去應對父母發難的準備事項。

但有更多的時候,我們藉由平常的私下相處互動方式,用行為來安撫對方緊張受怕的心靈。

我們互相抱著摟著,有時阿輝會把臉貼過來磨蹭著我的臉頰。這是我們最喜歡的親密動作之一,用這樣的方式感覺彼此臉頰的接觸,還帶有點髮尾的搔癢感覺,或是兩人鼻尖與鼻尖的來回摩擦,不管怎樣的心情,最後都會慢慢地漾起微笑。

我喜歡這樣的互動感覺遠勝於親吻,雖然好像不夠熱情,卻是有滿溢出來的無比柔情。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阿輝(十)

走過那個漆黑無光的彎路後,終於又有路燈照明了。雖然這樣的半夜時分,在大片的黑暗田地旁,只剩蜿蜒而去的一條微明的小徑,反而更有種令人害怕的森冷感。

這條微明小徑在左轉之後沒多遠的距離就中斷了,小徑的盡頭便是土地公廟。

夜晚時的土地公廟跟我印象中的全然不同。白天灑滿陽光的濃郁林子,現在卻什麼都看不到,只是極盡濃郁的黑暗。寬敞的柏油廣場上,沒有布滿橘黃的陽光,有的只是從土地公廟中映照出來的紅色燈影,除了局部的紅色區塊外,其餘都是黑暗。甚至黑到連我跟阿輝親吻的那個幫浦都在夜色中隱去。

繞過了幫浦與小涼亭,我直接右轉往林子深處走去,不用特地打電話給他,我知道阿輝一定是在我們平常待的那根樹幹上。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阿輝(九)

手機的鈴聲突然變得很刺耳,迴盪在我的房間裡,震耳欲聾,而我頓時不知所措了起來。

我征征看著手機上的來電顯示名稱,不知道是否要接起電話。剛剛是阿輝爸爸打來,那這通電話又會是誰?

我遲疑了一會兒,還是決定接起電話,只不過略帶發抖的手,透露出我心中的不安與害怕,心想如果又是阿輝他爸媽,我真的不知道該用怎麼樣的態度去面對兩位長輩的責備才好。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阿輝(八)

離開阿輝家之後,我慢慢走在夜晚的道路上,雖然已經知道阿輝在家,而且也沒有發生任何意外,可是我的腦中還是有股詭譎的不安,怎樣都揮之不去。

過沒多久就走回到家了,跟爸媽稍微交代一下剛剛突然出門的去向,我便回到自己房間。

關上了房門,隨手打開床頭的音響。我整個人躺平在床上,瞪著灰白的天花板發呆,看著那盞始終亮著的日光燈,任由音樂旋律不斷播放,但卻沒有注意聽是什麼歌曲,我的思緒仍然不受控制地想著阿輝。

不知道阿輝跟叔叔兩個人到底在吵些什麼?不知道他們父子之間又發生了什麼問題?希望阿輝的牛脾氣不要又發作起來,不然誰都攔不住他那個會暴衝的脾氣。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因為施先生的言論,整個台灣從政壇開始燃燒性別認知的議題,再加上性別教育的課程規劃,二者碰觸到一起,造成現在沸沸揚揚的議題,很多平常很難浮上檯面的同志議題,紛紛被新聞媒體甚至政論節目拿出來討論,其中當然不乏正反面的聲音,但整體來說,我覺得這樣的狀況是好的,即便最後性別平等教育議題連署失敗,但我們仍有了進步。

因為有了電視媒體的發聲管道,雖然以往的負面印象也多來自電視新聞的偏頗報導,但這次也讓更多人有機會認識到同性戀,尤其是平常很難得接觸到同志的中老年人,經由電視媒體的放送,我們多了一些宣達正面觀念的機會,雖然聽的人不一定會去認同接受,但至少多了一些傳達的機會,同志是正常的,同志跟一般人沒有不同,這樣的觀念傳達或多或少可以去影響一些人的觀感,讓他們知道同志真的不是過去認知中的那樣不正常,我們是正常的。另外也可以透過這樣的傳達,給予那些尚未通過自我認同且隱藏自我的同志們一些鼓勵。

這樣的機會,是危機,也是轉機。當鎂光燈焦點都匯聚在同志身上時,我們終於有了發言權。不是說過去沒有發言的機會,而是難得我們成為了主角,終於可以好好的說出我們的意見。

最近也因為國中小性別平等教育的議題,看到甲板上有許多同志朋友陸續說出自己當初求學時所遭遇到的歧視與霸凌。我只能很慶幸地說,因為我兇狠的外在與氣質,所以一路以來沒有人會對我有這樣的舉止,即便我會跟我高中異男死黨,在教室摟摟抱抱,同學們也認為我們是好朋友之間的親暱。

若要說到關於這部份的歧視,大概只有國小的時候,有被家人羞辱過吧。那時候的我還是小小隻,細皮嫩肉的小正太,高年級時候的社團活動,我所選擇的都是手工作品的社團,例如編織社,所以我現在還是會用棒針、鉤針打出一條圍巾或是桌墊,至於毛衣已經忘記怎麼做了。那時候的父母親非常受不了我這樣的行為,有很多不堪入耳的言語,因為他們覺得我沒有男生的樣子。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擺盪」

小時候的公園裡幾乎都有蹺蹺板,簡單的器材,卻充滿著童稚的笑語。
兩人,一人一頭,壓下或彈起。

長大才發現,原來人與人的互動也不過如此,
所有的互動其實就只是接受與反應,
你一來我一往,就像是蹺蹺板一般,
起起伏伏,上上下下。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阿輝(七)

吃完晚飯後,左等右等,卻始終等不到阿輝來我家找我。這傢伙做什麼事情都可能拖拖拉拉,但是從來沒有爽約過,阿輝是個非常重視承諾的人,尤其是我跟他之間的事情。

我越想越覺得心慌,便擋不住越來越緊張的擔心,於是拿出手機撥了通電話給阿輝。但手機那頭一直都沒有人接聽,只有無盡的撥號聲反覆響著。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我心中不安的感覺持續蔓延,整個人坐立難安地在房間內不時坐下又站起。最後我終於還是忍不住擔心,站起身套換好衣服,就直接出門跑去阿輝家找他。

現在又是每天八點的鄉土劇時間,因此整個村子依舊是一片寧靜。只是我走著走著,卻不由得害怕了起來,我不是怕這樣安靜的景象,而是對於種種未知而產生的強大不安。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月光湖

這個森林裡,什麼物種都有,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所以也不用覺得奇怪。

據說在森林的深處有著一座湖泊,在月光的照射之下,湖水會成為銀白的一片,任何進入這座湖泊的人都可以實現一個願望。

但卻始終沒有人能夠找到這個湖泊的位置。每個傳言都好像真的,卻讓人往往期待又失落,甚至開始認為這只是不可能的傳說。

據說那個湖泊被濃密的樹叢擋住,除非它願意,不然不會出現在人們的面前。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商業與藝術」

下午到長春國賓看《最後的美麗》。在看的過程中,我不斷比較藝術片與商業片之間的差異。

剛好前晚去看了《藥命效應》,上週也看了《啟動原始碼》,突然有幾點感覺,也不知道是不是確實如此,只能說是自己最近開始接觸藝術片的感受。

商業電影一定會給個相對完整的結局,除非它要拍續集。不然就是一個完整個故事,或許有各種不同的表現手法,但是就是會都給個交代。在情節轉換上,會有很多梗的使用,厲害的人還可以大致猜出來接續的情節。整體表現出來的感覺,真的可以感覺出商業片就是要取悅觀眾,畢竟是娛樂。

但是藝術電影似乎比較不管,導演想從哪裡開始敘述就開始,給的畫面故事不一定是會有結論的,甚至就是擷取一個生活段落,只要能表達出想法就好。情節轉換過程很樸實,就是個平凡的人生,不會有特意造作的地方,真實的人生,樸實真摯的敘述。相對於商業電影的娛樂性,藝術電影就很有個性,不會去迎合觀眾,每部藝術片都有自己想說的意念,重點在於闡述想法理念,缺乏娛樂性質。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許多系統都會有自我保護的裝置存在,當系統遭受攻擊或是運算超出系統能夠負載的程度,就會有各種方式,會盡可能地使整個局面回到可以控制的範圍,以期將傷害與影響降至最低,以免發生更嚴重的災害。

除了自我保護的裝置外,有些更厲害的系統有著重置還原裝置,可以將當下的情況抹去,回到預先設定好的時間點,在那個時候,一切都是正常且順利的。只是如果已經做出關鍵性的選擇,可能或多或少都會使得系統受到大小不等的損傷。

重置復原回溯功能啟動後,即便系統安好,可是內在的核心卻已經有了改變,甚至是永久性的傷害,只是在表面上看不出來,一切都貌似太平,但前後二者卻已經不同。

有時候在生命中會希望真的有自我保護系統,更希望有可以回溯重置的可能,總是希望可以有再一次的機會,扭轉自己無論是有心或無意時所做下的決定,但人心畢竟不是機器,更不是單純的器械組合,情感因素是最難以控制,更難以理性處理的部分,雖然情感是看不到摸不著的,可是它卻會影響到太多看得到摸得著的部分。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阿輝(六)

鄉下的日子真的很無趣,連去趟7-11與漫畫店都要騎上一段時間才能抵達的落後地方,可是窩在家裡的時間,除了看一下更無聊的電視節目,或是用電腦上網以外,似乎沒有別的事情可以做。就算騎車到繁榮一點的市區也僅不過多了幾間商店,怎麼逛都不如都市中隨便一條道路來得熱鬧,因此即使無聊到煩悶,我們還是鮮少離開村子。

有時真的悶到煩了,我跟阿輝就會輪流騎著一台腳踏車,一下他載我,一會換成我載他,兩個人好像回到過去一起上學階段的日子,阿輝踩著腳踏車,而我站在後輪的火箭筒上,雙手搭著他的肩膀,感受風在臉旁兩側滑過的舒暢。

我們兩個人也真的漫無目的,想到哪個地方就騎到哪裡去,不管是土地公廟還是以前的國中,都是我們再熟悉不過的路線,有時候騎車聊天聊到口渴了,就騎去村中的雜貨店買罐飲料喝,甚至跑到鎮上的市場,喝一碗我們都很喜歡的愛玉冰。

這樣的相處雖然平淡,可是卻從不會感到無聊,似乎只要跟阿輝在一起,不管是到哪裡,無論是做什麼事情,我們倆都非常開心。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總是認為孤獨與孤單是兩件不一樣的事情,只是大部分的人都將二者合用,但其中確有不同之處。

孤獨,所指的是內心平靜且自由的狀態,安排自己一人的活動並樂在其中,即使沒有人陪伴,也沒有關係。若有人願意分享,很好,如果沒人相陪,也可以享受自己一人的快樂。

孤單,只有自己有一個人,沒有別人的相伴,進而感覺內心空虛寂寞易冷,只能被動的希望有個人能來陪伴。有人來陪,只是讓自己變的不孤單,若沒有人陪伴,就覺得自己沒人愛,因而傷心難過。

現在的我越來越愛孤獨,或許也是不得不的窘境,畢竟我喜歡的範疇能找到有共同嗜好的人,誠屬不易。因此我越來越愛自己一個人的約會,輕鬆自在,而不用去擔心他人是否委屈自己來陪我,我樂得無壓力,逛得很盡興。

有一個可以一起聊電影,分享音樂,相伴看表演與展覽的人,那真的是一件令人欣喜欲狂的快樂,我熱愛孤獨,卻也更愛分享。彼此交流觀賞後的感受,從不同背景角度切入,能得到的收穫也不盡相同,真的很棒。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我想只有你,看得懂我在說什麼。
喜歡這種情緒,真的不是可以去控制的。
歡喜的情緒總因你而起,
你是否也跟我一樣?

你有想過,我們之間會這樣發展嗎?
願望總是難以實現,
意念卻可以造成奇蹟。
跟從這樣的步調,繼續下去。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阿輝(五)

如同每一次看DVD行程的結束,阿輝整個人癱軟在我身上,他總是全身濕淋淋地充滿汗水,卻又不肯離開我。我的雙手環抱著阿輝的背,手指沿著他背肌的線條,上下來回撫摸著他,感受他因為激烈活動後還在喘息的起伏。阿輝總是喜歡在這個時候,把他的頭埋在我的肩膀,在我耳朵旁大力的喘氣,好像要讓我知道他剛剛有多麼的賣力。

雖然已經是十月天,我跟阿輝卻熱得全身發熱流汗,就這樣兩具赤條條的身體在床上交纏著,也不管一直流淌不停的汗水,彼此交換著身上的體溫與呼吸,整個房間裡沒有交談聲,只有阿輝的喘氣與我的心跳,交織著窗外傳來的蟲聲蛙鳴。

「寶貝,我好愛你喔,真的!」趴在我身上休息的阿輝,不知道是低語喃喃,還是夢囈。
「恩,我知道,我也是。」我靠在阿輝的臉頰上,用鼻尖磨蹭著他的臉龐,雙手更用力了一點,想要好好抱緊這個讓我這麼愛的大男孩。
「嗯~」
「你要不要睡一下,我先回家?」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07 Thu 2011 09:05
  • 文火

「 文火 」

傍晚時在廚房幫忙準備晚餐,洗洗切切所有食材後,開始放上瓦斯爐烹煮。一直以來我最擅長的是用大火熱鍋,在鍋內放下料理油快炒的料理,整個節奏就是快,可以享受整個急促節奏的步調,很過癮。

只是有時候火候太大,如果沒有好好的控制拿捏,不是菜焦掉,就是與我預期中的成果不符,我一直以為是技術的問題,多料理幾次就會有所改善,但卻一直沒有看到我明顯的進步。這些大火快炒的料理,通常都是我自己去亂摸索來的創意料理,所以好不好吃,至少各種食材都是我愛吃的,最後我還是通通吞下。

但老夫人有幾道我從小就愛的私房菜,卻不是這樣的料理方式。

在瓷甕裡,先放上適量的水與醬料,等沸騰後,再放入川燙過的肉塊與青蔥,青蔥還不是一次全下,葉與莖部還要看肉塊的熟度,才能依序添入。雖然所有食材都準備好也開始烹煮,但這道菜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完成。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