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阿黎揮手說再見,我跨上機車後,以一種逃命似的心情飛奔回家,我急著回到那個我最安心的房間,好好放縱我已經潰堤的思念。

我不太確定,究竟那件事情是真正的觸發點,是太一的閃光?是我傍晚時寫的閃光噗?還是與喧囂對比的孤獨?我只知道,我今晚壓抑不住那個思念的可怕。一有了縫隙,整道城牆隨即瓦解。

總在人聲鼎沸時想起你,身邊的喧鬧,更凸顯出我的孤獨。遠在海峽那端的你,是否與我此時相同,因思念而眼眶濕潤?

莫名地,跟朋友們開心的聊天,我頓時陷入情緒之中,突然襲捲而來的思念,把我淹沒。一邊打著給你的短訊,我眼眶確實濕濕的,要不是突然有人岔開我的情緒,也許,我會淚灑紅樓。

用嘻嘻哈哈的玩鬧,企圖打亂我失控的思緒,要求自己不要想太多。手中拿著煙,又放下,很想抽,卻又不想抽。最後我還是忍不住點燃。而我後悔了。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