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文字,就只是文字。 如果說了,就不有趣了。

目前日期文章:201001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喂~」
『我是翰仔,好久不見。』

恩,你我真的好久不見。看著手機來電顯示的人名,著實地讓我錯愕了一會,距離我們上一次的通話好像已經有一年之久了吧。怎麼你會突然撥電話給我,我們倆都這麼久沒聯絡了。

嚴格意義算起來,翰仔是我第一個認識的圈內人。那年我十七,他十五。不過當時他謊報年齡,騙我說他也是十七,直到我們見面我才知道他真實得年紀。而我們是在哪裡認識的,我真的已經記不起來了,反正就是網路上認識的,那都已經是距今快十年前的事了。

十七歲的我還是高三,處在一個水深火熱的私立學校裡,高三能做的事情就是考試、唸書,除了考試、唸書,還是考試、還是唸書。也因為每週日全校只有我們班需要返校自習,所以沒有校車可以搭,因此都是我爸帶我上下學。也為了聯絡方便,所以家裡幫我辦了一隻手機,我還記得是NOKIA的3210。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很久以前曾經流行過一陣子的催眠秀,當時在腦海中遺留下來的催眠印象,就是一個人完全失去意識,任憑催眠師擺佈,對於我這個很怕自己失去自我控制的人,催眠真的是一項讓我望之卻步的行為。

前陣子跟弘偉學長聊天時候,正好聊到學長待的占卜餐廳同事,正在尋找人做催眠的回饋,同時也看到學長催眠後的文章記錄,似乎是一項很可以自我認識的方式,在學長邀約下,也就欣然同意,並帶著期待。

隨著時間的靠近,原先的欣然同意與期待,漸漸化為恐懼與擔心,如同前面所說,因為實際接觸看到的催眠,都是過去那種綜藝節目上,不知是真實還是節目效果的催眠,但真的會有莫名的擔憂與恐懼。

到了約定的時間,跟學長碰面後,便一同前往為在公館的紫光餐廳。踏入店裡,就是一般的餐廳,不過多了一個似乎專門用來占卜的小角落,放置一張小圓桌與幾張椅子。這時候也同時看到今天要替我做催眠的催眠師,真的是一個散發出讓人安心氣質的大姊,沒有什麼特別的華麗氣質,很平易近人的磁場,逐漸放鬆了我的緊張。在進行催眠前,催眠師先跟我在一旁進行聊天式的討論,詢問我這次做催眠的主要目的為何,然後問了我的名字,與相關問題的討論。總是要進行一些事前的溝通,才有一個比較好掌握的後續進行流程。

進行完事前的會談後,我與催眠師變換位置坐到方才踏入店裡就發現的小角落,我坐在一個可以靠著牆的靠背椅子上,她就坐在我正對面,要我以一個最放鬆的姿勢坐好。然後開始要我放鬆自己。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最近開始出現一個念頭:還是快點把碩論寫一寫交出去,當兵回來準備考高普考拼公職,博士學位,真的有點沒力氣念了。

唸書到後來真的會有一種覺得自己一事無成的感覺。

學術作為一種志業,是需要多大的後盾。可惜,我一來沒錢、二來也沒法只專心念書。

我只想要一份穩定的工作,不用賺多少錢,只要讓我一個人生活夠花用,還可以有點少少的儲蓄。平淡而簡單地享受生活,這樣就夠了。

讀書,甚至說研究,是一條崎嶇坎坷的路。只有真的踏上過旅途的人才會懂。研究學術,是多麼耗費精神力的活動,一點也不輕鬆。一疊又一疊的論文,一本又一本的專著,永遠沒有看得完的一天。我爸總說我讀書是最輕鬆的,不知道我在累什麼。那為什麼昨晚看到我背回來的一大袋Paper,臉上卻露出一副驚恐的樣子,其實我沒說的是:爸,這只是不到十分之一的量,還有更多的書是無法讓我這樣背來背去的。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用手指輕輕的觸碰在冰冷的缸壁上,一尾又一尾的日光燈紛紛朝著我手指處游來,真的是一群傻魚,現在又不是正常應該餵食的時間,游過來我也不會多給你們一些飼料的。

黑燦燦的底沙,還有一叢又一叢的水草,好像都有你的影子在裡面,尤其是花去我三千六百元的魚缸架與燈具組,是你陪著我領完消費卷,就馬上殺去花光光,就為了讓我媽可以開心的欣賞。領消費卷真的是一件很奇特的經歷,前無古人,也許後無來者。整體的流程真的挺像是投票的感覺,但是卻又不是投票。一樣有著類似的證件檢查,一樣的戶籍資料本,也一樣要帶印章去蓋記號,不一樣的是拿到手的票卷是可以帶走,而且去HAPPY的。踏出領消費卷的國小教室,你就在門外等著我。

走到你身旁,我絮絮聒聒地說著一些關於新奇經驗的感受,你也一如往常般的沒有什麼反應,就是聽著我不斷的碎念,然後偶而恩恩喔喔的回應,頂多看到我臉色不善的時候,刻意裝出一副非常有趣的誇張表情。這就是你,一個已經由呆木頭進化成金鋼石的魔羯座。有些事情真的當下是無法體會的,有些感動真的是需要事後慢慢的回想,才能找到那若有似無的關愛,只是當下的我真的沒有辦法這麼冷靜的看到,我是直接到爆炸的個性,你是悶到骨子裡的脾氣,總是因為這樣的不同調,引發我與你之間不斷的爭吵。事後細細的回想,原來生活中的每一個細節,相處時候的一舉一動,其實都包含著你對我的溺愛。

因為我害怕車速過快,我們也因此吵過幾架,之後的你,載著我時,總不肯時速超過四十,雖然我覺得,你是故意的,但也是有著你的貼心。

雖然每次我們笑鬧時候都說,我家的教育像狗一樣黏人,你家的教育像貓一樣的自由,但是你總是會固定給我電話,報告你的行蹤,當時的我覺得,這種聊沒幾句的報備,我才不希罕。但,這真的對你來說,是一件很了不起的讓步。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尾生與女子期於梁下,女子不來,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 《莊子、盜跖篇》

式一:

我在水中等你

水深及膝

淹腹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an 04 Mon 2010 19:31
  • 情詩

昨晚答應要寫一首情詩給你,
我躊躇了一下午,
卻無從寫起。
翻著我網誌中的文章,
一篇又一篇的紀錄,
發現,
我真的很久沒有寫情詩了。
上一首滿溢的澎湃,
如今卻也成為過往煙雲,
好像很難再有不得不寫的情感,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