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雲門,走出國家劇院後,我變得好沈默。我想我大概知道了一些什麼,一些我一直在尋找的問題解答,應該是這樣的。很強的後座力,我已經記不得舞台上的舞者動作,但是確有一種感覺附著在我身上,這就是感動嗎?

突然覺得自己好做作,但我又很喜歡這種做作的感覺。家人都覺得我是神經病,文化、藝術、文學等不實際的事物,對他們而言,都是很無聊的活動。昨晚看聽奧的 優人神鼓,當我很想融入感動時,我弟就說不就是打鼓嗎?什麼鬼藝術,打鼓這麼簡單,我也會,廟會那種還比較好玩。我想,難怪我跟他們一直格格不入

是我自視甚高嗎?是我太自以為了不起嗎?是我書讀得多就瞧不起人嗎?我以為我自己讀越多書,越覺得自己懂得好少。我得到越多感動,越覺得自己渺小與欠缺。 我從沒主動去輕視任何人,也不會瞧不起所有值得尊敬的人事物,我只是很清楚我自己是什麼樣子,我是怎樣的人,我需要什麼,我欠缺什麼,我就是我。

我想,我需要更內斂,更深化,更去瞭解我自己,沉穩與寂靜是我現在最需要的課題。

在看演出的同時,我的腦海一直不斷地運轉,一直思考著這些舞蹈究竟想告訴我什麼?男女舞者分別又是什麼?音樂、背景、布幕、動作、情緒分別又可以何種角度來分析,走出表演廳,我還一直記得回家要寫哪些內容的文章。坐上捷運,我開始重新回味感動,突然,我變得好沈默。沒有情緒上的波折,沒有難過與悲傷,我就只是覺得我該沈默了。藝術帶給我的,不是可以細說分析的各個小地方,而是一種感覺,即使看不懂,即使不夠瞭解,但「美」的確可以深入人心。我不知道美在哪裡,我不知道他們想傳達什麼,可是我就感受到強烈的感動,或許這就是藝術吧!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