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想提筆寫些什麼,但是卻又想不起來我想寫些什麼,每日的上班上課,早已榨去我所有思緒,有時猛然湧出的文思,卻因為不斷的瑣事而暫時擱下,擱下也就忘卻,我已經想不起來我前些日子突然想寫的文章是什麼,也記不起來今年的第一個冬日對我是何感觸,好像所有的事情就這樣黯淡,慢慢遺忘,仿若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我慢慢失去很多感覺,也漸漸不去注意生活中的感動,日子不也就這樣過去,我還是日復一日重複著相同的動作,起床上課上班睡覺、起床上課上班睡覺,讓自己麻木於這樣的忙碌生活,而逐漸忘卻自我。

一直以為進了研究所,我就可以很高興的念我想念的書、做我喜歡做的學問研究,但是沒有想到這都只是我的以為,書櫃上兩大排的書都是新買回來卻沒時間看的新書,整個書桌上滿滿都是各科目的資料,一疊又一疊的是有待消化的參考書目,將我困死在書桌之後,我找不到我想念的書、我找不到我有興趣的研究,原本看似有趣的書籍,當它變成參考書目的其中之一,剩下來的就僅只是乏味與枯燥,我將自己送入一個我曾經夢寐以求的殿堂,但我沒想到原來他是個監牢,束縛著我、綑綁著我,或許我由此掙脫之後可以飛得更高,或許我可以看得更遠,或許當我離開之後我會懷念這個地方,但現在的我只有空洞的無奈。

感受著腿上傳來的沁涼,終於有了冬日的感覺,很想寫寫這樣的感受,看著教室窗外的月亮,有一股情緒在我腦海中,不斷的要求我將它訴諸於文字,但是我不能,想到明日要提出的寒假作文教學內容,眾多的思緒就這樣熄滅了,想到下週必須再交出一份非出自於內心期望的報告,心情又這樣低沈了下來,有時後只是想活得開心點、過得自己一些,好像不太可能。原來做人真的很難,因為每天有太多不能自主的活動,有太多不能擺脫的情緒,越聰明也就越寂寞,「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我一直以為我已經在準備研究所考試時就經歷了這個階段,沒想到原來是到了這個時候,才是這個境界的開始,過去的我把學問想得太簡單,境界想得太淺薄了,不知道何時我才能領略「衣袋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的境界,或許那個時候我就不會有這麼多感慨了。

也許是被工作佔去過多時間,讓我的每一天都必須要有行事曆才能安穩,翻開月行事曆的地方,映入眼簾的是每日的工作紀錄,還有朋友的邀約與待辦的事情,滿滿的筆跡是要說日子過得很充實嗎?還是這只是我被生活壓得喘不過去的紀錄?但是每每翻開那一面滿逸出來的月行事曆,心中卻有種莫名的成就感,或許是因為我的的確確做了不少的事情吧!果然抱怨歸抱怨,但我樂在這樣充滿忙碌的生活。

zar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